第1章 替嫁新娘

作者:絡絡書蟲? 更新時間:2021-02-02 22:01:11? 字數:2359字

永昌六年,天降大旱,百姓苦不堪言。

黑暗中,粗布帳幔里的女人額間布滿汗珠,單薄的被子下整個身子像火球般滾燙。

“嗚,好熱。”

體內異常的熱仿佛正烘烤著她的五臟六腑,她掙扎著掀開帳幔起身,試圖求救。

窗外突然閃過一抹人影。

“誰?”

話音剛落,她的嘴便被人牢牢捂在了手里,低沉暗啞的聲音猶如鬼魅般在耳畔響起,“噓,別出聲,否則……”

院外響起急促虛浮的的腳步聲,男人皺了皺眉,重傷之下還要壓制軟骨散的發作已然有些力不從心,貿然暴露行蹤并不明智,他掃了眼身前的女人……

黑夜如墨,只能看到男人的一雙眼深不可測,葉知秋又驚又怕,但女子的清白何等重要,也顧不了其他,危急中對著男人的手就死命咬下。

趁男子松開手,葉知秋終于能喘口氣,“你是什么人……”

然而,小嘴剛得到自由下一秒,他已經猝然吻了上來。

“嗚嗚——”唇上傳來的陌生熱力與氣息,離得很近,似乎還有血的味道。

她本能地掙扎,但長期挨餓的身子,再加上體內的異樣,從未與男子有過親密接觸的她,連反抗都是虛弱無力的。

“抱歉。”不等葉知秋反應過來,男人一口咬在了她的左肩上,接著便欺身而下。

男人力道很重,哪怕隔著一層衣物,葉知秋嘴里的呼救聲也瞬間變成了吃痛,破舊的床板被他有意的動作連番震蕩,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響。

外面的腳步聲突然停下,顯然聽到了這讓人面紅耳赤的動靜,有些遲疑。

“媽的,大半夜還能撞到這種事!”

“要不要進去搜?”

“別打草驚蛇,辦好交待的事回去復命要緊,那人又是傷又是毒的,還敢做這種事豈不找死……”

外面腳步聲漸遠,直到徹底消失,身上男人的動作也終于停了下來。

他頓了頓,“今日之事,等我回來賠罪。”

不等女人反應,已消失在了黑夜。

——

葉知秋迷迷糊糊從花轎里醒來,只聽周遭一片喜慶,鑼鼓喧天。

她努力睜開眼睛,才發現眼前竟一片紅。

怎么回事?

葉知秋將罩在頭上的東西取下來,定睛一看,倒吸一口涼氣,喜帕。

她不是跌進古墓里的水晶棺了嗎,怎么會頭頂喜帕?

下意識她看了眼自己的裝束,以及這滿轎的紅,心里咯噔一下。

無疑,她穿越了,而且……這一穿過來便要嫁人。

花轎兀地顛簸了幾下,她只覺一陣頭疼,陌生的記憶如潮涌般倒灌進她的腦海。

原主是葉家村家戶喻曉的丑女,人人見而避之,更別談婚嫁了。好在她娘沈沁曾救過許家娘子,兩人早早定下了娃娃親。

許家公子許尚文飽讀詩書一心想要考取功名,卻是實打實的偽君子。見原主太丑一直不肯完婚,可原主已經十七,眼看拖不下去便和葉璇一起謀劃了這場替嫁。

葉璇是叔叔葉鐵軍的女兒,半個月前叔叔欠下大筆賭債,將之賣給了蘇家沖喜,可葉璇早和許尚文暗通款曲。

一個不愿嫁蘇家病秧子,一個不愿娶葉家丑女。于是便設計讓原主失了清白,以此要挾她代替葉璇嫁進蘇家。

而今日,便是葉知秋被葉家安排偷梁換柱,大婚的日子。

所以,她今天要嫁的是蘇家那個快死了的病秧子?

思及此,葉知秋心中一口老血。

誰都知道蘇家獨子蘇楠一直抱病在床,藥石無醫,命不久矣。且聽說蘇氏夫婦愛子如命,極難相處,除了那個兒子其他人幾乎見不到他們好臉色。

這嫁過去說得好聽是沖喜,說得不好聽就是守活寡。

更重要的是,葉璇打聽到,蘇楠患的是惡疾,這要是沖喜不成一命嗚呼,新娘子必定陪葬!

如此就算是原本有心貪圖蘇家富貴的葉璇也不愿嫁。

懦弱的原主為了名聲和母親的安危已經答應了替嫁,可葉璇卻壓根沒打算放過她,出門前在喜杯上淬了毒,想要毒死原主,來個死無對證。

狠!是真的狠!

葉知秋感到體內的血液仿佛在這一刻涼了不少。

按照前世的脾氣,這種被封建思想毒害的體無完膚的婚姻,她就是死也不嫁的。

然而如今的處境不嫁又能怎樣?葉家人已經動了殺心,葉家是回不去了,可她總得活下去。

活下去才能替原主報仇,也唯有活下去才有希望找到穿梭之門重新回到現代。

孤苦無依,人生地不熟的她唯有抱緊蘇家這棵大樹。

不管是龍潭還是虎穴,她都要闖一闖。

從葉家村到蘇家莊要經過朱古鎮,前生就愛逛街的葉知秋對古代集市很感興趣,悄悄掀開一條縫從花轎望了出去。

這一看,她的心口彷如堵了一口巨石。

日頭很毒,大街上空蕩蕩,零星幾個商販躲在陰處打盹,僅有的幾個趕集人數了數手里的銅板,一臉不舍的置換了一兩樣必需品也都匆匆家去了。

一眼望去,十分凋零。

迎親隊伍的喜樂聲響起,似乎一下子喚醒了這座沉睡的街道。不少人紛紛打開屋子鉆出腦袋。

歡慶的聲樂,喜紅的轎子……

望著這喜慶的氛圍,人們木訥的臉上終于有了些許笑容。

可葉知秋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她將目光全部落在左手握住的玉佩上,思緒翻涌。

這塊玉佩質地不凡,通體晶瑩,上面精心鐫刻著云紋,一看便十分貴重。

可再貴重又怎樣?

正是這塊玉佩的主人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將她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那男人剛離開不久,許尚文突然沖進房間有預謀的抓奸。

他們大費周章在她的水中做了手腳,為的就是毀她清白,逼她退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更何況許尚文還在其床單上查驗到了血跡。

葉知秋確定那血跡不是她的,該是那男人受傷才留下的。

可不管她怎么解釋許尚文都不信,也壓根沒打算信她。

這時,葉家人在葉璇的指引下紛紛趕來,許尚文當場退婚,否則便揚言報官。

為了女兒的清白沈沁答應了退婚,可她沒想到這件事遠遠沒結束。

打原主出生以來,奶奶王蘭就極不喜她娘倆,這次抓住了把柄又以母親沈沁的安危為要挾,做主逼其代替葉璇嫁到蘇家沖喜。

而葉璇則如愿以償的嫁給許尚文。

出嫁前一天,原主在收拾東西時突然找到那晚男人遺落的玉佩,正當她興奮的拿著證據去找許尚文解釋時,竟親眼看到妹妹葉璇躺在他的懷里。

那一刻,恍如有驚雷從頭頂猛然劈過。

原來,他們早已事先給她下了藥,那晚就算沒有那個神秘男人出現,也會有別的男人被安排進來。

好一對奸夫淫婦,賊喊捉賊,還反過來把屎盆子扣在了她的頭上。

葉知秋腦海里回想起原主生前的事情,手已經不自覺的握成了拳。

這時,花轎突然被人攔下。

外面響起一陣嘈雜,聽聲音好像是一孩子。

隔著轎簾子葉知秋問道,“怎么回事?”

絡絡書蟲(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