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帶著孫子考科舉1

作者:沙大雕? 更新時間:2020-10-27 11:10:25? 字數:2009字

葉霜降閉眼前覺得她這輩子值了,姑姑是太后,表哥是皇帝,自己一生雖無兒無女,但太子侄兒也把她當成母親般敬重,風光無限,毫無遺憾地咽了最后一口氣。

哪曾想死后沒去成地府,在陽間游蕩了十年,穿梭市井鄉野,練就了一身口吐芬芳的好本事。

這天,葉霜降在外溜達夠了,剛晃悠回京城,發現城門上掛起了喪幡,士兵額頭和腰間都纏著白布,守衛也增了好幾倍,但是沒有一個是平日里熟悉的面孔。

她微微蹙眉,正準備飄到皇宮看看出了何事,忽然聽到了宮里的喪鐘響起。

葉霜降心里一個咯噔,這是皇后的喪鐘聲,但是皇后駕崩城門不可能掛喪幡,除非是皇帝。

“聽說太子謀反了,毒死了皇上,皇后隨著皇上去了,裕王帶兵清君側,太子現在正被掛在菜市口,那邊好多人呢,我們快去看看……”

“沒想到太子的心那么惡毒,那可是他親爹啊!”

“也不一定,說不定太子是被人冤枉的呢?你看最后的位子落到了誰身上不就知道了?”

“噓,小聲點,你們倆還真不怕死,這都敢隨便討論,現在街上到處都是巡邏士兵,別被人聽到了你倆就等著掉腦袋吧!”

聽到行人的話,葉霜降身影一頓,皺了皺眉頭,她是看著太子長大的,他的品性再了解不過的,怎可能會給表哥下毒?

她離開京城的這幾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葉霜降連忙朝跟著人群往菜市口的方向飄去。

菜市口里三圈外三圈一眼望去烏泱泱的都是人頭,太子被綁在正中央的柱子上,渾身血淋淋,身上的血浸濕了地板,呼吸若有若無,隨時都能去了。

“衍兒……”

葉霜降瞳孔微縮,上前想解開太子身上的鐵鏈,結果忘了自己現在的樣子,透明的身影穿了過去。

看著昔日溫潤如玉的侄兒如同囚犯般半死不活,葉霜降的心一抽一抽地疼,怒火噌蹭噌地往上漲。

然后葉霜降被氣暈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葉霜降發現自己穿到了一個老太太身上。

她怔怔地看著破舊的屋子,還有蒼老黝黑粗糙的手,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忽然,眼前忽然飄著一串透明的字體:

歡迎來到快穿系統,宿主通關所有位面,即可回到原世界重活一次。

第一個位面任務倒計時開始,請宿主做好準備。

腦子里突然被塞進了一段劇情,葉霜降恍惚了一下才把劇情捋順。

原身嫁過來沒幾年,丈夫就嗝屁了,留下了四個兒子,好在村里人不錯,幫著扶持起來。

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把幾個兒子都拉扯大了,結果大兒子死活要去從軍,沒幾年就傳來戰死沙場的死訊了。

剩下幾個兒子也都成家了,二媳婦性子潑辣,雖說三天兩頭吵吵鬧鬧,但日子也算過得下去。

剛剛原身還在地里干活,四兒子忽然回來,二話不說把一家人喊回去,一開口就是要入贅到兒媳家。

六月的天熱得慌,原身的身子骨不是很好,在地里干了一整天,本來就輕微中暑了,再被老四的話突然一刺激,一口氣上不來,暈死了過去。

然后葉霜降穿來了……

葉霜降坐起身子,腦海里閃過侄兒血淋淋的畫面,一口氣卡悶在喉嚨里憋得慌。

必須要完成系統頒布的任務!

只有這樣,她才可以重活一世。

“娘!你醒了!三郎,醒了!”

三媳婦王氏端著一碗涼草熬制的湯藥進來,看到自家婆婆醒了,連忙朝門口喊了一聲。

她的話音剛落下,門口跑進來一個身材高大的漢子,一臉激動地看著葉霜降。

葉霜降被池老二看得心里一個咯噔,就在她以為是不是眼前的便宜兒子發現了此老娘非彼老娘,正想揍她的時候,就見池老二雙眼通紅,撲通一下跪了下去,抱著葉霜降的腰,眼淚鼻涕橫流:“娘!要是你有個好歹,我該怎么辦啊……”

葉霜降:“……”

這沙雕的模樣好像還真是這個傻大個池老二干得出來的事,記憶里這樣的場景從小到大的確還挺多。

王氏對此場景似乎見怪不怪,她和后進來的池老三對視一眼,倆人都默契地站在一旁,等著池老二哭完。

“你老娘我還沒死呢,你哭喪呢?”

葉霜降很想把眼前這個傻大個踹得遠遠的,聽到他的哭聲就煩,一個身材雄壯的漢子,趴在她床前哭得跟個女人似的,這場景看著就辣眼睛。

池二傻哭了這么多回,第一次被自家老娘罵,呆呆地站在原地反應不過來,委屈地看著葉霜降,大眼里又蓄滿了淚水。

老四慢吞吞地從門口挪了進來,有些不敢靠近葉霜降。

葉霜降似有所感,抬頭望去。

老四對上葉霜降的眼睛,心虛地低下頭。

與此同時,系統冒泡了。

位面任務 :阻止老四黑化,培養老四成為狀元,任務失敗即死亡。

有關老四后來黑化的劇情也出現在了葉霜降的腦子里。

老四的岳父兩個月前剛病逝,謝父是個秀才,家底還算豐厚,但是謝父無子,女兒已嫁人,不算謝家人。

按照本地的習俗,家中后繼無人,親戚是可以把那些家產平分的,謝父一走,那些房屋田地都是自己的,他自然不可能拱手讓給外人,于是便想出了個計策,入贅謝家。

那些親戚見到手的錢沒了便到處散播謠言,老四怎么可能斗得過謝家那些親戚,他又是個好面子的,整日被人指指點點,入贅前后五六年都考了個寂寞,一直被謝氏同齡的族人嘲笑,最后內心陰郁,開始恨池家人當初他入贅的時候為什么不攔住他。

于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池老四投毒把謝氏一族全毒死了,就連池家也沒放過,一并毒死了。

葉霜降:“……”

這特么已經不是內心陰郁了,這是腦子被門夾了,還壞得不輕 ,連生養他長大的親娘都下得去手。

沙大雕(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