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還之彼身

作者:阿側? 更新時間:2021-04-19 16:30:08? 字數:1467字

“給我找個少爺,要檔次最好的。”

秦桑將一沓人民幣塞進了花姐的V字領里,一手煙一手酒,抬腳踹開了VIP包廂的門,身后跟著六個戴著黑超的保鏢。

酒喝得多了,有點上頭。

熱燥燥的秦桑直接把白色小外搭脫了下來,只余一件黑色小吊帶裙,將高跟鞋也踢到一旁,腳搭在茶幾上,倒沙發上來了個葛優癱。

很狂放、很不羈、很社會。

被點了臺的少爺走進來的時候,秦桑正握著麥唱著一首歌。

歌名叫《綠色》,她不會原曲,只是喜歡這歌的顏色,覺得比較應景,進行了二次創作,調子拐的九曲十八彎。

少爺很懂事,進來后彎腰把鞋子擺好,就坐在一旁乖乖巧巧地聽秦桑唱,余光不動聲色地打量著金主。

膚白貌美,身材纖細,完美的肩頸線,性感的鎖骨,搭在茶幾上的兩條腿又白又細,就連腳丫子都那么可愛小巧,一雙鳳眸細長嫵媚,美人無疑。

只是……他不是第一天出來混,也不是第一次聽說“桑姐”的名號。

這位不是普通的千金,而是令人聞風喪膽的爺。

秦桑唱完了歌,少爺立馬鼓掌,彩虹屁吹得倍兒響,“桑姐唱歌真好聽,余音繞梁連綿不絕,我再給您點一首?”

秦桑沒理,放下麥克風就去拿煙。

剛往嘴里送了一支,少爺就極有眼力見地摁開打火機給她點上了。

秦桑靠在沙發上,指間夾著細煙,煙圈吐出來特別渾然天成,她鳳眸微彎,聲音疏冷淡漠,“技術怎么樣?”

少爺極富經驗,當即站起身來,挺了挺腰,眨了眨眼,笑得媚氣,“保證您滿意。”

秦桑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一張脂粉臉,突然之間有點反胃,興致沒了一半。

她今天來的目的很簡單,給她丈夫織一頂綠帽子戴戴。

就在一個小時前,她翻朋友圈,無意間看到她遠在國外的丈夫在熱鬧的酒吧,旁邊圍著一群小妖精,那糜爛的畫面深深刺激到了她。

男人能在外面花天酒地為所欲為,女人怎么就不行?

“脫吧。”

秦桑覺得來時的目的不能變,她從包里掏出一堆小袋子,該做的安全措施還是要做的。

少爺剛解開腰帶,外頭突然響起一陣騷動,緊接著包廂的門被再次踹開。

保鏢開路,光影錯落間,一個淡青色的身影走了進來,是一個皮相俱佳的男人。

高大挺括的身材,將一身普通的西裝穿出了工藝感,面部輪廓深雋挺秀,棱角分明,沉靜墨黑的眼瞳散發著清凌凌的目光,朝秦桑看過來。

冷冽又遙遠。

秦桑撩起的裙子又放下,一臉被攪了好事之后的不爽,冷冷覷過去,“你還活著呢。”

男人走進來,聲音不輕不重,“我死了,你就可以找別的男人了?”

“這跟你是死是活沒有關系,只跟本小姐的心情有關系。”

秦桑漂亮的眼皮翻了翻,眉眼間透著一股冷燥。

“是嗎?”

男人尾音上揚,淡淡瞥了脫了半截褲子嚇的腿軟的少爺一眼,“模樣身材氣質身份背景,硬件軟件沒有一樣比得上我,你的品味死絕了?”

呸!真不要臉!

秦桑吐了吐煙絲,滿不在乎道:“無所謂,能讓我舒服就行。”

男人再看向秦桑的眼神,添上一抹深意。

他抬了下手,保鏢們上前將少爺拖出去,少爺聲嘶力竭地喊著,“傅先生,傅先生饒了我,我是被逼的……”

包廂的門關上了。

男人上前幾步,慢條斯理地扯掉領帶、解下手表、脫掉外套,衣冠楚楚地朝秦桑走了過來。

秦桑瞥他一眼,“想干嘛?”

“履行丈夫的職責。”

順便教訓一下不安分的妻子。

……

次日清晨,秦桑在一陣頭疼欲裂中艱難蘇醒,想要起身,又被壓了回去。

她的腰被一只強有力的胳膊緊緊勒著,無法動彈,稍微一活動,就感覺身體以腰為界限,上下斷成了兩截似的,又麻又脹,那叫一個酸爽。

一撇頭,就是傅北野一張冷酷無情的俊臉。

她靠在枕頭上,大手按著額頭,回想著昨晚上發生的事,是怎么稀里糊涂地從水云間回到家了呢?

不記得了。

腦子里唯一留存的印象,就是男人滾動的喉結、緊實的腰腹、有力的動作,還有地上被拆了一地的包裝袋……

秦桑揉了揉眉心,造孽啊!

阿側(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