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懷孕了

作者:石錘妹妹? 更新時間:2021-07-01 16:28:26? 字數:1395字

“池小姐,恭喜你懷孕了。”醫生將報告單遞給她,笑著說:“已經六周了,胎兒發育得很好。”

池冷夏目光呆滯的盯著報告單,指尖冰涼,連呼吸都是冷的。

她,竟然真的懷孕了。

“謝謝。”她木然的道謝,像個提線木偶般離開醫院。

醫生望著她離開的背影還有些詫異,別人懷孕高興還有過之不及,怎么她懷孕還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真是奇怪。

正是盛夏的天氣,金黃色的陽光灑下來,籠罩著身體,整個人都是暖洋洋的。

可池冷夏卻絲毫感受不到溫暖。

口袋里的手指不住的顫抖著,甚至是連牙關都在輕微的顫抖著。

懷孕,對于其他家庭來說,是新生活的開始。

可對她來說,是開始也是結束。

深夜,湖景別墅。

傅厲行如期而至,他狹長的眸子盯著池冷夏,漠然開口:“檢查結果怎么樣?”

池冷夏身體一抖,垂下頭顱用力咬著唇瓣。

她懷孕了。

可她不敢,也不能告訴傅厲行。

傅厲行劍眉輕皺起,一份不耐從眸底劃過。

池冷夏感受到周遭的空氣倏然冷了下來,就連鼻翼下呼吸著的空氣都是冷冰冰的。

傅厲行一定認為她沒有懷孕,因為這半年來的結果都是這樣。

他那么迫切的想要孩子,可結婚半年了,她都沒有懷孕,傅厲行一定又對她失望了吧。

池冷夏心里這樣想著,傅厲行健碩而頎長的身體卻朝她壓了過去。

“厲行,別,我很累我不想。”池冷夏伸手撐著他的胸口,別開頭,小聲說著。

在傅厲行面前,她是那樣的渺小,連拒絕都是卑微的。

傅厲行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冰冷的手指從她領口伸進去,帶著任務般例行公事的重復動作。

他蠻橫,霸道。

帶給她的只有疼痛,每個月他都會按時過來,沒有溫柔憐惜的對待她。

池冷夏已經習慣了他的冷冰冰。

可是,知道肚子里孕育著新的小生命后,她怕傅厲行的橫沖直撞傷到了孩子。

“求你,改天吧。”池冷夏抓著傅厲行的手,一雙杏眼里閃爍著淚花,像是只小狗搖尾乞憐。

傅厲行手上動作并未停止,薄唇輕掀,勾勒一彎涼薄弧度:“池冷夏,你怕是忘記了我娶你回來的目的是什么。”

他陰鷙的話里,充斥著譏諷和殘酷。

一句話,瞬間將池冷夏打進了牢籠之中。

從嫁給傅厲行的那天起,她就知道她的使命是什么。

她要懷上傅厲行的孩子,生兒生女不重要,重要的是救傅麒的命。

今年年初傅麒檢查出來急性白血病,需要臍帶血來治病。而楚以沫生下傅麒的時候,子宮受到了損傷,不能再懷孕。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傅家才不允許傅厲行娶楚以沫進門。

而她嫁給傅厲行的代價是,生下一個孩子,給傅麒治病。

當她得知懷孕的那一刻,她喜悅的同時還有份難過。

別人家的孩子是愛情的結晶,而她的孩子,是給別人家孩子治病的工具。

因為她在傅厲行的心里卑賤,所以她的孩子在傅厲行心里也是卑微的……

渾身冰冷,身體里的血液仿若被凝結住了,不然她怎么會牙關打顫?

池冷夏身上一涼,僅有的布料被扯開。

她閉了閉眼,知道今天躲不過去,只能抓著他的手臂,低聲乞求著:“輕點,我怕痛。”

她早已經習慣傷痛,只是怕傷到肚子里的孩子。

傅厲行沒有回答,昏暗燈光下交疊的影子起起伏伏。

結束后,傅厲行利落翻身離開,不帶有絲毫的依戀。

她習慣了傅厲行對她這樣的冷漠,只是心口撕扯著的疼。

浴室里響起淅淅瀝瀝的水聲,池冷夏臉色蒼白的抓著衣服,慢吞吞的套上。

浴室里的水聲停止,傅厲行腰間纏著浴巾出來,水珠順著他的人魚線消失不見。

“尉遲開的藥,記得吃。”他擦干水珠,換上干凈的西裝,冷冰冰的扔下這句話就準備離開。

池冷夏輕咬著嘴唇,問:“你能留下來陪陪我嗎?”

結婚后,傅厲行從來沒有在這里留宿過。

傅厲行瞇著眼眸打量她,音節怨毒:“你配嗎?”

石錘妹妹(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