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那一世的悲苦

作者:梨花若雨? 更新時間:2019-09-19 08:42:14? 字數:2023字

外面淅淅瀝瀝的下著小雨,雅致的房間里,燃著安神的香,床榻

上的女子典雅美麗,似是睡得很熟。

床榻前半坐了又一個長相柔婉的女子,端著一碗湯藥,拿著藥匙輕輕攪動著,模樣與那熟睡的女子有兩份肖似。

“姐姐。”那柔婉女子手上動作沒停,眼神只盯著碗,瞧著似陰冷的蛇。可出口的語氣卻是出奇的柔和:“醒醒吧。”

床上的人沒有絲毫動靜。

那柔婉女子彎起嘴角,素手一掀,一碗滾燙的藥汁全潑在了床上女子嬌嫩的臉上。

“嘶!”

痛苦的抽氣聲!

痛!柳依諾瞬間清醒!

清醒后的痛感更加清晰,皮膚像是在被火燒灼,又像是有千萬只螞蟻在啃食嫩肉。

待到看清眼前人,竟是自己的庶妹,她立馬變了臉色,怒斥道:“滾出去!”

自己這么多年對于這個庶妹的爭寵暗斗權當是小兒幼稚,不屑與其理會什么,料不到,竟是膽大包天到公然來衛府撒潑來了!

柳無艷嘲諷的笑了,這個嫡姐,還當自己是那個被爹護著的丞相千金啊!她甩手就是一巴掌,干脆爽利,打的柳依諾腦袋嗡嗡作響。

長長的護甲在燙的紅腫的臉上刮出兩條血痕,柳依諾撐著想要起身反擊,卻發現渾身麻軟,根本提不起力氣。想要出聲喊人卻也只是發出了一聲弱弱的輕喚。自己的身體很不對勁!

若是往常,門口就有兩個小丫鬟守房,今日柳無艷這般敢下狠手,卻沒有引來任何人問詢,定是用了什么把戲將下人支開了!

呵,柳依諾心中冷笑,看來這是做好了完全之策來的...

臉上痛的連呼吸都覺得生疼,她想不明白為何柳無艷今日如此猖狂!衛郎不在府中,如今之計唯有先想辦法穩住柳無艷!

柳依諾顫顫巍巍的強撐著半坐起來,咬牙道:“若是爹和衛郎知曉今日你所作所為,定是要——”

“省省吧!”一聲尖厲刺耳的聲音打斷了柳依諾的話,剛才還裝腔作勢的柳無艷面部陡然猙獰,貼近了一字一頓道:“爹!死!了!”

柳依諾登時臉色煞白,心臟像是瞬間停跳了,全身的血液冰冷,她覺得自己像是飄在虛空里,除了身上的痛楚,一切都不真實。

柳無艷滿意的看著眼前女子血色全無的臉,心情甚好的從袖帶中掏出一份文書,道:“而且爹將全部的家業——”頓了頓,紅潤的雙唇咧開人畜無害的笑容,倒像個與自家姐姐分享開心事的小女孩:“都給了我和我娘呢~爹當時不想簽,說他的家業都是留給你的,可是沒辦法啊姐姐,他都垂死病榻的人了,哪有什么抵抗之力啊,不過,當時那眼睛猩紅的樣子,倒還真有些嚇人呢。”

“啊對了,”像是想起了什么更開心的事,急急的補充道,“你娘的牌位,還挺礙眼的,就扔了。”說完看著床上氣的漲紅了臉的柳依諾,風輕云淡道:“畢竟現在,我娘才是柳府的主人,隨便扔個看不順眼的,也不是個什么要緊事。”

“你說是吧?”俯低了身子看著床上人,柳無艷微微勾起紅唇:“姐姐?”

“你...你...”柳依諾氣的渾身直發抖,那文書上的簽字柳依諾再熟悉不過!

她說的,竟是真的!

柳依諾一瞬間只覺得眼前發黑,想要將眼前人直接掐死!張開了口幾次,可是嘴唇皆抖的厲害,說不出個完整的字,想要翻身下床卻也站不起來,幾番掙扎竟是翻滾在地。

“姐姐,別費力了,我早已在那香里下了藥了,沒兩個時辰,解不了的。”

柳無艷看著地上狼狽的柳依諾,纖纖素手柔柔扶起她靠在床邊,湊近了說道:“姐姐,還有一件事,我與阿灝,早已有了夫妻之實了。”

“不可能!”柳依諾再也顧不得相府千金的修養,絕美的臉漲紅,聲音嘶啞粗噶。

柳無艷慢慢欣賞著姐姐臉上的不可置信,什么都沒說,架起她,慢慢往后室拖著,園子一般建在前院,可柳依諾卻道是住房圖的是自己喜歡,愣是又將后室建了個迷你的園子,僅是一汪水池飄些花養些魚,又挪了些花在土里養著罷了。

那水池,不寬,卻很深,倒是方便了自己行事。

“你要帶我去哪!”軟著身子的柳依諾沒有氣力,責問無端也顯得溫柔許多。

“嗤”柳無艷將其拖到了水池旁,停了腳步,嘲諷一聲笑道:“姐姐這般軟若無骨,倒是也有一番風情,怎的阿灝說你在床上是條死魚呢?”

指甲深深地扎進肉里,柳依諾這顆心早已疼的沒有感覺,只能用身體的疼痛換得了一絲力氣,她罵著:“恬不知恥的蕩婦,定是你使了什么什么腌臜的下作手段,衛郎定是不會背叛我!”

被說中心中痛事,柳無艷又是一巴掌將柳依諾打到在地,狠狠揪著她的頭發,聽得這女人一聲凄厲慘叫,心頭才終于痛快了點,厲聲喊道:“就算是我用了手段又怎么樣?他還不是禁受不住我的魅力,與我顛鸞倒鳳好不快活!情動之時照樣將我憐惜呵護。”

“呵...那怎不見衛郎抬你進府?”柳依諾眼神冷的讓人覺得森寒,不屑道,“不過是個泄欲的玩物,用了些下三濫的手段,倒是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柳無艷再也忍受不了,府中做庶女這么多年,最討厭的就是這幅高高在上的嘴臉,仿佛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馬上就結束了!步步為營到今天終于要結束了!

柳無艷的那張臉忽然呈現病態的恐怖的詭異笑容,猛地靠近,重重一推,柳依諾還來不及叫出聲來,便墜入了水中。

“你死了不就好了么。”輕飄飄的聲音隨著鋪天蓋地的水一齊涌入,肺里想要爆炸,身體不斷的下墜,那聲音卻像是魔音灌耳,還在絮絮說著:“你死了,一切都是我的,你終于死了!你終于死了!阿灝、相府都是我的!”

梨花若雨(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