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意外的冤家路窄

作者:梨花若雨? 更新時間:2019-04-18 08:34:54? 字數:1517字

“安辛,你老公帶著那個懷孕的小三過來了!”一身白大褂的魏佳急匆匆地推門而入,面色激動,將正在吃午飯的安辛拉走,“顧澤之也過來了。我看她情況好像挺嚴重的,今天是你值班手術,你可以嗎?”

“沒什么不可以的,先救人吧。”

安辛的心隨著魏佳的話驟然一緊,一股酸澀之感涌上來,不等她壓下就已經步履匆匆地到了手術室。

手術室門口,一抹修長的身影闖進安辛眼底。

顧澤之神色清冷地站在那兒,白色襯衫和灰色西裝褲上都沾了些“紅”,卻絲毫沒將他的高貴優雅氣質遮掩。

安辛不得不走上前,一雙柳眉微微蹙起,還沒等說話,顧澤之那帶著命令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寧寧不小心摔倒了,現在人在手術室。你要盡力,最好保住孩子。”

安辛強壓怒火,抬頭目光灼灼地盯著顧澤之,“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與你無關。”冷冰冰的字眼脫口而出。

安辛的聲音不覺提高了幾度,眼圈微微發紅,“我是你的妻子,你抱著別的女人來這里,你說與我無關?”

“顧醫生,每個送病人來的人,你都要質問陪護與他們的關系嗎?作為醫生,你不該更關心病人的情況?”顧澤之側身讓出通道,仿佛再多說一句都是在浪費他的時間。

“好,我先進去,術后請你給我個解釋。”安辛用力地握緊雙拳又松開,她現在是一名醫生,那個女人還在等她手術。

“如果孩子留不住,小心處理,我不想影響她以后不能懷孕。”顧澤之神色不變道。

安辛聞言,凄然一笑道:“沒想到顧先生也有這么關心別人的時候。”

話罷,快步走進了手術室。

……

三個小時后,手術結束,安辛這才認真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柳寧寧。

剛做完手術的柳寧寧還沒有醒過來,盡管狼狽不堪卻不影響她的美。

她是顧澤之的新歡,驕縱跋扈,電話短信挑釁過自己多次。她視而不見,以為顧澤之不久就會玩膩,不成想此次如此上心。

安辛輕咬嘴唇,壓下眼底的暗波,道:“送去病房吧。”

……

當安辛走出手術室的時候,顧澤之已經不在了,據說跟著去了病房。

路過病房的時候,安辛鬼使神差地看了一眼,剛巧見到顧澤之坐在病床前,神色溫柔的照顧躺在床上的柳寧寧。

內心一陣揪痛,她逼迫自己不要去多想,逃也似地躲進了辦公室。

不多時,魏佳再次出現在辦公室,手里拿著一個醫療小盒子,“安辛,你猜這是什么?”

“你拿這個來做什么?”安辛抬頭,微紅的雙眼略顯疲倦。

作為經驗豐富的醫生,她一看就知道。

“顧澤之這種花心的渣男不值得你托付終身”,魏佳將東西放在安辛面前,“驗一下孩子的DNA和他是不是一樣的,好作為出軌的證據和他離婚!”

“佳佳,謝謝你。但這是我和他的事情,這個東西你拿走!”

“難道你還不想面對現實嗎!”

“我不會測DNA的,你把它拿走!”安辛臉色一沉,語氣冷了三分。

見狀,魏佳只能將盒子拿走。

接下來的時間沒有手術要做,一下班安辛便匆匆地往菜市場跑。

她將剛從市場買回來的菜放到廚房,換了身衣服便開始忙碌起來。

今天是20號,每個月的今天顧澤之都會回來和她吃飯,順便留宿一晚上。

夜幕降臨,飯菜已經冷透了也沒有見到顧澤之回來。安辛腦海里不覺想起今天路過病房時候見到的場景,內心一痛,她起身將所有的飯菜全都倒進了垃圾桶。

顧澤之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后半夜一點了。

安辛躺在房中聽著他進了洗手間。洗手間里沒有傳來水聲,而是他的輕聲細語,似乎在耐心的哄著對方。

他從來沒有這么溫柔地和她說過話……

安辛的心臟像被剪了線一般,撕扯著往下墜,一直墜到空落落的冰冷谷底。

“在想什么?”突然身邊的床一沉,男人身上清淡的沐浴乳香味傳來。

安辛轉頭,對上顧澤之深入寒潭卻平靜無瀾的眸子時,她疼痛的心臟冒出一絲厭棄。

不待她作聲,他翻身,薄唇猝不及防地落在她的唇上。

柔軟的觸覺讓安辛渾身一凜,雙手撐著顧澤之的胸膛,撇過臉躲開這個吻。

顧澤之平靜的眸底終于起了一絲波瀾,但一閃而過。

“我今晚不想。”安辛冷著臉道。

梨花若雨(作者)說:

投訴 捧場80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