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倒霉九福晉

作者:伊小辰? 更新時間:2020-09-14 17:55:06? 字數:1621字

康熙四十二年五月

皇宮.阿哥所

嫩白的手撩起煙青色的紗帳,床上的人兒小臉燒得通紅,呼吸急促,睡夢中都不甚安穩,顯然病得不輕。

“福晉,您可要挺住啊,初晴已經去請太醫了。”小丫環滿臉擔憂,直到聽得“吱呀”一聲門響,她才露出笑容,也不知是安撫床上的人還是安慰自己:“好了好了,太醫來了。”

轉頭卻見一個面相刻薄的婆子領著幾個丫環走了進來,初晴亦在其中,滿面不甘和擔憂,她唬了一跳,吶吶道:“嬤嬤怎么來了?”

“哼!我要不來你們這兩個小蹄子都要翻了天了。宜妃娘娘前腳剛罰了她,她立馬去請太醫是個什么意思?就這么急著給娘娘扣個惡婆婆的名聲是吧?”

初晴道:“那福晉燒成這樣卻不讓請醫,萬一燒出個好歹誰擔待得起?”

“不就跪了一個時辰么,賃地嬌弱。金環,去絞個冰帕子給福晉降降溫。房間這么熱,也不知道給福晉打打扇,怕是中了暑了,銀環去太醫院抓兩貼去暑藥煎了,先給福晉喝了看看再說。”

谷雨急了:“不讓看太醫就算了,怎還亂給福晉吃藥?”

那嬤嬤瞥了她一眼,“老身吃的鹽比你吃的米還多,這還能弄錯了,還不快去?兩個人都伺候不好福晉,等這事兒了了,定要稟了宜妃娘娘,給你倆退回董鄂家去。這宮里能伺候人的多了去了,換兩個勤快點的,福晉也能過得順暢點。”

“你......”

“你什么你,還不快去干活,要看著福晉燒死來嗎?”

福晉還病著,這老貨就死啊死的,半點不知忌諱,幾個丫環急得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卻拿她半點法子都沒有。容嬤嬤發了威,趾高氣昂地準備走人。

金環忙道:“嬤嬤,福晉今日的冰還未領。”

其實已經領了,但八成已經叫容嬤嬤吞了去。此事已是常態,容嬤嬤是宜妃娘娘的人,福晉又慣常是個能忍的,小丫環便是不平又能說什么?

但這會兒屋里沒冰,卻叫她去哪兒絞冰帕子?

容嬤嬤看了床上的九福晉一眼,罵道:“這么熱的天連冰都不知道去領,我看福晉這病就是讓你們這幫小蹄子作出來的,還不來兩人跟我去領冰?”

玉環和翠環忙跟了去,銀環小聲道:“兩位姐姐,你們先照顧著,我這就去太醫院。”

初晴著急道:“不能亂吃藥,還是要想辦法讓太醫來一趟才好。”

“可容嬤嬤那里......”

“太醫都請來了,她還敢攔著不成?福晉真要出什么事,便是宜妃娘娘的人也一樣要吃掛落,她不敢的。”

谷雨氣得差點哭出來:“福晉明明是主子,份例讓那老貨吞了不說,如今更是連太醫都不讓請了。這日子可要過到什么時候才是頭啊?”

金環安撫道:”再忍忍吧,等福晉懷了小阿哥就好了。銀環你去請太醫的時候小心點,別叫旁人瞧了去,傳出去于宜妃娘娘名聲的確有礙,到時候福晉的日子就更難過了。”

銀環苦著臉:“請太醫都是要記錄在檔的,再小心也瞞不下去啊。”

“實在不行,悄悄喚個醫女來也行。”

“我先過去吧,到時候見機行事。”

哪個八點檔電視劇啊,這福晉過得可真是夠慘的。

方舒迷迷糊糊地聽了半天,對這福晉同情了好幾波。口渴得厲害,她動了動身子,準備起來撈點水喝。哪知才剛一動,腦袋便如針扎般疼起來,零星的記憶片段唰啦啦地闖進腦海,仿佛幾分鐘內就過完了一個女子的半生,脹得她腦袋差點炸裂開來。

這是個滿州貴族姑娘,復姓董鄂,小字婉寧,一等公哲爾本的嫡次孫女兒,康熙四十年選秀入了宮,因長相出挑,性子溫婉被賜給九阿哥為嫡福晉,成親兩年自己肚皮不爭氣,府里其他侍妾攏共也只生了兩個格格,所以她的婆婆宜妃看她是越發不順眼了。

昨兒誠郡王家的七阿哥洗三,誠郡王的生母榮妃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嘲笑政敵的機會,把宜妃氣得不輕。

宜妃受寵多年,又生了五阿哥和九阿哥,地位穩固,多少年沒人敢給她氣受了,哪里忍得下。今兒就把“罪魁禍首”九福晉叫到坤翊宮,啥也沒說,讓她在大太陽底下跪了一個時辰。

可憐九福晉也是個嬌生慣養的,哪里受得端午時節的太陽,哪怕是早上,她亦曬出滿身大汗,一回來就發了高熱,又因容嬤嬤攔著不讓請太醫,嬌弱的九福晉就這么燒沒了,年僅十九。

有錢有勢的貴族,居然病了不讓請大夫,這死得也是夠冤的。

方舒同情一波,然后才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可能大概也許是穿越了,而現在她就是這倒霉的九福晉。

伊小辰(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