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個個的都希望她快點死

作者:牛油果奶昔? 更新時間:2019-01-07 14:08:45? 字數:2286字

秋雨閣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樹,今日忽然被謹王下令伐了。

原是那側妃蘇以柔近幾日身體一直不好,找了好幾個太醫都無濟于事。

后來有個算命先生推測出蘇以柔與梧桐犯沖,謹王陸知衍便下令伐了府里所有的梧桐,其中當然包括秋雨閣里的那棵。

蘇令儀在聽聞這個消息的時候,看書的手微微頓了一下。

不過很快,她便笑自己自作多情。

她和陸知衍的女兒,不到兩歲便沒了,也不見他有半點傷心。她怎么能指望一個待她涼薄至此的人,留住那棵她喜歡的樹。

只是,蘇以柔未免太操之過急了些。

左右她這個謹王妃現已被幽禁在梨園,根本威脅不到她的地位,她又何須這么心急地抹殺有關于她的一切?

難道還怕陸知衍睹物思人不成?

何況她如今病入膏肓,已是人命危淺,朝不保夕,謹王妃的位置,又能坐的了多久?

而蘇以柔不僅是他陸知衍心尖上的人,還成了他的“救命恩人”莫非陸知衍還會委屈了她?

蘇令儀失笑,果然還是太年輕,太沉不住氣。

把書擱在一旁,她忽然覺得有些渴。

“白青?”

蘇令儀連連喚了好幾聲,也不見有任何回應,太陽穴突突地跳著,她總覺著有一口氣沉積在胸口,堵的慌。

“姐姐不必再找白青了,她方才不慎跌入荷花池,已香消玉殞。”

蘇以柔一身華服,踩著精美的繡鞋,一步一個蓮花印,翠繞珠圍,款款而來。

蘇令儀的十指倏地陷入了掌心,疼而不自知,她抬起頭,就那樣直勾勾地盯著這個曾被她當親妹妹一般看待的人,仿佛是要將蘇以柔的身上望出幾個窟窿。

“你就這么容不下我身邊的人?好歹她們也曾真心真意地喚過你一句三小姐。”

蘇以柔不答,只是眸光流轉,將涼薄又輕蔑的視線落在了形銷骨立,瘦若枯木的蘇令儀身上。

她淡勾唇角,臉上浮起盈盈笑意,“都說姐姐性命垂危回天乏術,可我今日瞧著,倒是覺著姐姐的氣色紅潤了不少。想來姐姐也是個有福氣的,這不,殿下記掛姐姐,特意讓我為姐姐送藥,姐姐快趁熱喝了吧。”

蘇令儀看了一眼她手上的瓷碗,里面盛著黑色的藥汁,還泛著騰騰的熱氣,估摸著是剛煎好不久。

嘴角泛出一絲苦笑,蘇令儀只感覺有一根尖尖長長的刺扎進本就破碎不堪的心頭,一下一下地翻攪,疼得她不得安生。

原來不僅是蘇以柔,就連陸知衍也這么迫不及待地想讓她死,好給他的心上人騰地方。

“橫豎我也沒幾天活頭,如今倒是要多謝妹妹和殿下,臨了了,竟還給我體面,讓我不至于死無全尸。”

蘇令儀猛地抬頭,冷笑了一聲。

言罷,她接過蘇以柔端到她面前的瓷碗,將里面的藥一飲而盡。

蘇以柔這才露出了滿意的神情,“其實姐姐也不該怨殿下,畢竟這謹王府的后院,容不得心狠手辣之人。”

蘇令儀閉上眼,不再看她,只是幽幽地說道:“但愿你能瞞一輩子,若是有一天,他知道真相,你的下場,未必比我好。”

這話像極了狠厲又惡毒的詛咒,蘇以柔下意識地攥緊了手里的帕子,半晌沒有說話。

再看過去的時候,床上的人已經沒了動靜,乍一看,跟睡著了一樣。

她伸出手,動作輕柔地拭干了蘇令儀嘴角的血跡和掛在邊上的藥汁,秀眉微皺,喃喃自語道:“姐姐,你不能恨我怪我。”

“今早我瞧見殿下望著秋雨閣里的那棵梧桐出神,便知道,我不能留你繼續茍活下去。你安心地走吧,我會替你向殿下求情,絕不會斷了你的死后哀榮。”

……

已是深秋時分,蒼云國的風打在身上,凍得人骨頭疼。

清遠侯府的靜湘閣內,青衣丫鬟抱著手里的暖手爐,眸光有些擔憂,“紫珠,你說小姐她怎么了?自打午睡醒來后,就一直坐在床上發呆,不會出什么事吧?”

紫珠瞥了她一眼,輕嘆一聲,“繼夫人刻薄寡恩,對小姐處處苛待,偏偏侯爺還寵著她,疏遠咱們小姐。小姐如今抑郁寡歡,興許是想先夫人了。”

青衣丫鬟皺了皺眉,“繼夫人對小姐視若己出,哪里有你說的那般不堪?”

紫珠翻了個白眼,胳膊用力撞了她一下,一臉的鄙夷,“白青,你可是小姐的人,怎么這般吃里扒外?凈幫著外人說話!”

話音才落,紫珠忽然覺得背后有一股冷風,適才轉過頭,便瞧見蘇令儀身上披著緋色斗篷,看樣子,是要出這靜湘閣。

紫珠行過禮后便上前扶住她,一臉的笑意,“小姐,您這是要去哪呀?讓奴婢陪著您吧。”

蘇令儀淡淡地抽回手,語氣冰冷,“我要去向夫人問安,白青陪我去便可,你去將那個寶石盆景搬到庫房里去,擺在那,看著扎眼。”

紫珠臉上的笑容一僵,訕訕說道:“今早佩玖小姐因為行事莽撞被責罰,現下正跟夫人置著氣呢,您這個時候去問安,不是觸她霉頭?萬一她把氣撒在您身上該如何是好?”

蘇令儀藏在袖子下面的手忽然狠狠陷進了手心,眼中閃過一絲凌厲,似笑非笑地瞥了紫珠一眼。

“我要做什么,何時輪到你一個奴婢來置喙了?誰給你的膽子敢在我面前編排夫人?自己掌嘴二十,白青,我們走。”

出了靜湘閣的大門,蘇令儀的步伐變得越發急躁。

白青有些跟不上,眼看她越走越遠,不由得小跑著追上去,趕忙提醒道:“小姐……這……這不是去夫人房中的路啊。”

“去荷花池!”

白青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小姐,大冷天的,您去那做什么?”

蘇令儀總不能把自己得幸重生的事全盤托出,也不知道該怎么同白青解釋,只是焦急地說了句,“再不去,就來不及了!”

方才紫珠的那一句話讓她猛地想起,上一世,蘇佩玖就是因為被繼夫人責罰,所以一時想不開,“投池自盡。”

以至于繼夫人后來一直自責,整日郁郁寡歡,沒過一年便撒手人寰。

其實如今想想,什么投池自盡,不過是蘇以柔怕心直口快的蘇佩玖向陸知衍說出真相,怕蘇佩玖擋了她的路。

所以故意設計。

蘇令儀在心中默默祈禱,步伐也越來越快,但愿,但愿還來得及。

趕到荷花池的時候,不會水的蘇佩玖正在水里撲騰,一下一下地喊著救命。

周圍沒有任何可以扔下去把蘇佩玖拉上來的東西,事急從權,蘇令儀連忙解了自己的斗篷,跳入水中。

“快……快去請大夫。”

蘇令儀臉色發白,把斗篷披在蘇佩玖身上,只覺著眼皮越來越沉,身子突然一歪,便栽倒在了白青身上。

牛油果奶昔(作者)說:

投訴 捧場180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