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逢

作者:汪晴天? 更新時間:2021-04-17 11:32:07? 字數:2096字

“最后一杯,喝下這一杯,我就簽字!”

一個地中海肥膩大叔,推著手中酒杯,往她嘴邊灌。

秦念念擰著好看的眉,瀲滟水眸有些迷離:“等等,等等,我不行了,我要去洗手間!”

她推開面前的地中海油膩大叔,捂著嘴,朝外飛快跑去。

油膩大叔,也是醉眼迷離,他站了起來,身子搖晃,極為不耐的揚聲:“記得快點回來!”

秦念念推開包廂大門,朝外飛快跑去。

這里是A市最頂級豪華的酒樓“天香國色”,一餐便是六位數,可她實在是控制不住惡心感......

“嘔......”

一個舒服的懷抱,一陣舒心的嘔吐,她得到了絕對的釋放。

秦念念抓著面前的男人,蹙著好看的眉頭,指著他:“這個馬桶有點舒服!”

她聲音因為醉酒的原因有些沙啞,帶著一種滿足感,配合著打了一個嗝,一股酒氣蔓延開去。

她開心舒服的笑著,完全沒有意識到身前的男人臉色陰沉恐怖到什么程度。

在他身邊的助理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完了完了,boss要發怒了!

他踮起腳尖,準備跑路,身板挺直高大的男人咬牙切齒的擠出一句話:“杰森!將這個女人,丟到海里去喂鯊魚!”

杰森被喚到名字,身子忍不住抖了抖,“是......”

總統套房內,嚴烈修舒服的洗完一個澡,可即便滿室男士沐浴露的味道,卻讓他依舊難以忘記那一陣的嘔吐味,以及那個女人打嗝的酒氣。

他氣惱的再次沖入浴室,將身子擦的通紅,任由身子尤自滴著水珠,順著他小麥色的肌膚滑過結實的胸膛,之后一路蜿蜒到了他的腹肌,一路向下......

他走到床邊,拿起手機撥通了杰森的電話,不過剛被接通,嚴烈修便命令道:“先將她剁了,之后再丟進海里!”

說完,不等對方回應,便將電話丟在一旁,尤不解氣。

床榻深陷下去,他人上了床,端起床邊的香檳淺酌了一口。

這時他的電話屏幕亮了起來,嚴烈修濃密的劍眉蹙起,最終還是接通。

“嚴總,這個女人不能喂鯊魚。”

總統套房內,秦念念被杰森扶著到了房間,此時的秦念念雙頰緋紅,雙眼迷離,嘴里一直嘟囔著:“熱!好熱!”

杰森諂媚的笑著:“總裁,這個女人或許就是你要找的人......”

嚴烈修蹙著眉,看著嘟著嘴,不停喊熱的女人,他伸手遲疑地拎住她的衣領。

杰森笑的諂媚:“嚴總,這個女人身上的味是有點大了,可她藥效發作,怕是不能耽擱,所以立即帶來見你了,你......”

“滾!”不等杰森說完,嚴烈修已經不耐吼了一句。

杰森識趣的閉嘴,縮了縮脖子,默默退出。

他拎著秦念念的衣領,拖著她到了浴室之中。

他將她丟在浴缸內,花灑拿在手中,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秦念念還在撕扯著衣服,即便皮膚外露,卻是不自知。

“熱......”

雙眼緊閉,神志不清,依舊喊著同樣一個字。

嚴烈修最終蹲下了身,打開她脖子上的項鏈照片,照片上的人......是他和她的合影。

“啪”嚴烈修將蓋子合上,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小臉,審視著她。

她好看的眉毛緊緊的蹙著,小而精致的瓊鼻,微微嘟起的嘴,以及酡紅的雙頰,巴掌大的小臉,似乎確實是她?

尤記得五年前,他雙目失明,有個女人一直陪伴在他身邊,只是在他康復的那一天,她走了,什么都沒有留下,他苦苦尋找了五年,冒充她的人不計其數......

他記得她的發上是令他心醉神迷的迷迭香,可輕嗅一下面前女人的發絲,只有一股作嘔的味道傳來,嚴烈修閉了眼睛,忍耐,最終是打開花灑,朝她淋了下去。

一番沐浴,溫熱的霧氣氤氳充斥了整個浴室,他提出一個滿身香噴噴的女人,丟在床上。

只是,浴室內,她的衣服口袋震動著。

他走過去,拿起手機接聽......

“秦念念,你死哪里去了?你若是不將宋總陪好,你妹妹的醫藥費,可就湊不齊了!”

嚴烈修蹙著了眉,掛斷,順便關機。

他朝床榻走去,看著在床榻上正蹭來蹭去的秦念念,嘴角一抽。

翌日。

豪華高端的總統套房內,帷幔低垂,遮掩了室外強烈的日光,秦念念感覺頭疼欲裂,身子一動,卻發現動彈不得。

她詫異的瞪大了眼睛,再一動,她意識到自己被綁了!

她從床榻上驚的坐起,手腳皆被捆綁住,動彈不得。

而她的對面坐著一個男子,男子身材頎長,深陷在歐式風格的沙發之中,即便是坐著可那筆直修長的雙腿,無比彰顯著他出眾高冷的氣質。

他流暢的臉部輪廓上,五官立體端正,深邃的眼眸中帶著一絲審視與冷漠,高挺筆直的鼻梁,緊抿著的薄唇,緊繃著的下頜,看上去很嚴肅,且不可褻瀆......

“嗝~”

秦念念看清楚面前的男人是誰時,緊張的開始打嗝,一個接著一個......

男人嘴角一抽,寬大干燥的手掌將項鏈墜子打開,磁性的聲音開口質問:“哪里來的我照片?”

秦念念看著他,繼續打嗝,“我,嗝,我嗝,ps。”

沒有迷迭香,照片ps,舉止粗俗,沒有一點像她!

之后總統套房外,傳出冷厲的一聲:“滾!”房門砰的一聲被關上。

秦念念拍著房門:“喂,嚴烈修,我的衣服,衣服!”

此時的她還裹著浴袍,而她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里面空空如也,很清涼。

之后房門打開,幾件衣服被拋了出來。

秦念念趕緊伸手接過,“謝......”

謝字還沒有說完,又是一聲“砰”房門被大力關上。

這時一旁走過兩個服務員,掩嘴偷笑:“這年頭,這種女人可真多,這是我們看見嚴總趕出女人第多少次了?”

“噓,或許這也是嚴總后媽送來的呢?我們惹不起!”

二人的聲音小了下去,秦念念趕緊伸手將衣服撿起來,沒有想到五年了,竟然會有再見的一天......

汪晴天(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