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型碰瓷現場

作者:琴漫? 更新時間:2019-07-02 15:50:34? 字數:1856字

廉夜安在冰冷了海水中泡了好久好久,在意識遠去時也能感覺那刺進骨子里冰寒,讓人絕望。

咕嚕咕嚕——咕嚕——

意識一晃,廉夜安喉嚨連嗆好幾口水,手在水面上使勁撲騰著,但水下的腳流暢地游著,她聽到自己的聲音綿軟無助地說:“公子,救命啊,公子救命!”

廉夜安眨了眨眼,自己不是已經死了嗎!這又是在哪?

水珠濺在眼睛里看不清四周,又眨了兩下,終于看清景象,逆光中男子騎著大馬俯視著她,右眼角猩紅猙獰宛如惡鬼張著血盆大口的傷疤讓人心生懼意。

“公子救命,奴家愿做牛做馬伺候公子!”她又聽到自己迫切地朝岸上的男子地說著。

等等等等等!這景象!這臺詞!怎么這么熟悉!

岸上男子的隨從已經看出廉夜安拙劣的計倆,冷眼看了自導自演的廉夜安一眼,詢問大馬上的男子:“主子,救嗎?”

“姑娘喜歡浮水,在下就不打擾了。”男子不再看廉夜安,駕馬繼續走。

廉夜安腦中轟的一聲炸開,驚恐地想起了被綁架前看的那本小說。

這是女配見男主錦衣華服心生貪意后的碰瓷現場啊,也是男主對女配蓋上無恥做作的標簽的第一印象,從此不待見女配,最后甚至一劍捅死她的開端嗎?!

廉夜安的意識占據身體,寒冷的河水灌進嘴鼻中,讓她想起死在海中的恐懼,手腳胡亂撲騰起來,身體不受控制地往下沉,強烈的求生欲讓廉夜安在沉入海底時扯喉大喊:“救命啊——”

廉夜安:男主!憋走!我是真的……不會游泳啊!

已走出一段路的南宮曜扯住韁繩,劍眉微斂,開口:“救人。”

隨從牙刀盡管心中不愿,還是踩著輕功,眼疾手快地將廉夜安從水里提溜出來,扔在岸上。

“咳咳咳咳咳咳!”撿回一條命的廉夜安激烈咳嗽,廉夜安面色慘白,衣衫盡濕,嬌小身形盡顯,蜷縮在那里楚楚可憐的,讓人看得容易心生憐惜。

只是在場的人都是聰明人,看出她剛剛的計倆,對她沒有憐惜,只有厭惡。

大馬在她面前停下,廉夜安下意識抬頭,直愣愣的看著馬上的人。

鬼面將軍,手段狠辣,嗜血如麻,不怒自威,這氣場,廉夜安表示……扛不住!

南宮曜沒想到會對上那么一雙干凈水靈的眼晴,清澈的眼底沒有他預想中的討好諂媚,而是委屈巴巴和對他的恐懼。

難道是他誤會了?

按照原著劇情,原主是自己爬上岸的,舔著厚臉皮跑到南宮曜馬前抱住他的大腿,不知羞恥地要以身相許,結果是被一腳踹飛。

現在廉夜安可不想作死,三十六計走為上啊!

廉夜安張了張嘴,想說謝謝,下一秒眼淚啪嗒啪嗒使勁往下掉,鼻涕眼淚一起大哭了起來。

廉夜安:……

她不想哭的,但一想到別人穿越,都是開了金手指的頂級女配,為什么她只能穿越成一個沒了爹又快沒了娘,寄人籬下,勾引成性,最后被一劍捅死的惡毒女配,她委屈極了,只是沒想到原主這身體一委屈難受就掉眼淚,這淚腺也太發達了!

南宮曜:……

眾隨從:……

南宮曜從未見過一個女子哭得這般……壯觀。

“你,”南宮曜剛開口,廉夜安見到對方微微抬起的腿,想到原主就是被這么踹出去的,廉夜安決定先下手為強,抽泣著搶說:“儂們這群壞銀,別以為救了我就可以欺負我!我是不會妥協的!士可殺不可辱!”聲音語調不清還帶著濃重的腔音,一頓貞烈的說辭被說得毫無說服力。只是說話者不覺得罷了。

廉夜安說完還吸溜著鼻子,胡亂抹了一把臉,一雙水汪汪的淚眼自以為強勢地瞪著南宮曜。

那雙明晃晃的清亮的水眸,無懼地瞪著他,仿佛他們真的是趁火打劫的惡人一樣。

有趣。南宮曜心想。

“姑娘,在下只是想問需不需要送你回家。”南宮曜說的可是真話。

廉夜安不信,繼續瞪著南宮曜:你明明就是要一腳踹死我!我看到的!

廉夜安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指著南宮曜吼:“騙紙!偶告告告訴你,你給我再多的錢我都不會墮落的,你們這叫變相碰瓷,拐賣無知少女!法律會制裁你們的!”

什么都沒做,無辜的眾人:……這姑娘怕不是有病吧!

竹林七大疑問之一,到底是誰碰了誰的瓷?

“我我我走了,以后要做好人哈……拜拜!”廉夜安見眾人都被她唬住了,計劃成功,出于禮貌磕磕巴巴地道了個別,然后……身轉聲就跑。

只是沒跑幾步,撲通一聲就摔了個狗吃米田共。

眾隨從:……

南宮曜:……

為什么他覺得這姑娘有點……傻。

廉夜安吸溜著鼻子,慘白的臉上漂上兩抹羞紅,堅強地爬起身,加速跑進林里。

就在廉夜安為自己的機智救場瘋狂打電話的時候,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打上了有趣、有病和……傻的標簽。

噗嗤——有人終是忍不住笑出了聲,被刀牙一瞪才噤了聲,眼尖的人發現刀牙極力抑制的嘴角,而更眼尖的刀牙發現自家主子的嘴角抖了兩抖。

“回城。”南宮曜放棄進林的想法,調頭駕馬離去。

如果他沒猜錯,剛剛跑進林里的姑娘,就是他指腹為婚的未婚妻。

原本萬般抵觸這樁婚事,見到人的時候更是抵觸這個人。

只是現在他有點期待再見到那女娃娃了,在更加正式的場合。

琴漫(作者)說:

投訴 捧場20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