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原來一切都是假象

作者:欣姐愛吃大米飯? 更新時間:2021-06-16 21:06:27? 字數:1438字

“夫人,先生說在碧水海灣等您。”

穿著一套黑色西裝,冷漠的像個機器人一樣的保鏢陸海恭恭敬敬地道。

聞言,孟夕容原本清澈純凈的水眸,瞬間竄起一簇簇怒焰,咬著牙甩手砸過去一個杯子,聲音中滿是恨意:“讓他滾。”

陸海側頭躲過,杯子砸在他腳邊化成一塊塊碎片,哐啷哐啷的發出尖銳聲響。

碎片崩在他腿上都沒有讓他臉上多出一絲表情,語氣依舊冷漠,“先生說,您要是不去后果自負,他只給您半個小時。”

空氣中一瞬間陷入了沉默,孟夕容緊緊的握著躺在床上昏睡的母親枯瘦的手,氣得青筋突冒。

半晌,她給母親掖了掖被角,憤懣的站起身往外走去。

陸海知道她同意去見先生,于是幾步跟上孟夕容,將她送到了碧水海灣。

看著她格外熟悉的“家”,孟夕容嘲諷的彎了彎嘴角,花園里還有她親手種的玫瑰花,在陽光的照耀下,開的極為鮮艷。

推開門,孟夕容腳步沉重的一步步往里走去。

真皮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雙腿疊起,手上還拿了一份財經報紙,孟夕容只能看到他雕刻般俊美的側顏,正是她熟悉到骨子里的那個人。

聽到動靜后,靳川洲放下手里的報紙,一雙深眸藏著傷人的冷芒,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冷道:“遲到了三分鐘。”

孟夕容卻仿佛沒有聽到一樣,徑直走向他,以往熱情幸福的臉上如今只剩下疲倦。

她站在離靳川洲一米遠的位置,“你想做什么?”

“聽說你找皮特,正好,我聯系到了。”

皮特,國際腦部治療及康復的權威,正是孟夕容最近一直不遺余力聯系的專家!

聞言,孟夕容如死水一般的眼睛終于亮了一下,她激動的沖上前抓住靳川洲胳膊,急問:“你聯系到了?他人在哪里?”

孟夕容滿懷期待的看著靳川洲。

皮特向來隨心所欲行蹤不定,一般人很難請的動,若是靳川洲能請得動,媽媽肯定能醒過來的!

“呵呵。”靳川洲薄涼地看著孟夕容,隨即如刀片般的薄唇輕輕扯出嘲諷:“只是我為何要救我的仇人?”

孟夕容一驚,抓著靳川洲的手慢慢松開,她臉上掛著悲涼的笑,恨意濤濤的盯著靳川洲。

“靳川洲,你害得我孟家家破人亡還不夠嗎?”她銀牙咬碎,字字泣血。

刺骨的恨意讓靳川洲薄唇微勾,他要做的就是報復孟家,如今孟夕容哥哥死刑,父親跳樓自殺,母親成了植物人,而孟夕容也在深深地愛上了他后慘遭拋棄,靳川洲多年的心愿總算完成了。

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都是拜孟家所賜,他又怎么會輕易饒了他們?

“孟夕容,肯饒你一命,已經是我手下留情了。”靳川洲冷眼看著她,張邪肆冷峻的臉寫著殘忍,他就像暗夜的惡魔般,嗜血且危險。

孟夕容的淚一下便洶涌而至,蝕骨的痛讓她幾近窒息。

結婚三年,他寵她順著她,全城所有人對她萬般羨慕,可一朝風云,他逼得她家破人亡,她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假的,他的愛寵,只不過是報復孟家的工具,是要把她捧到天上去再狠狠摔下來而已!

她狠狠的擦去臉上的淚,咬著牙沉重地乞求:“既然如此,我把命給你,你救救我媽媽可以嗎?”

“你求我啊!”靳川洲冷笑,聲音中透著一股兇殘的戾氣。

沒想到靳川洲會說出這樣的話,孟夕容內心的驕傲讓她恨不得將旁邊的煙灰缸砸到他臉上。

但想起醫院里昏迷不醒的媽媽,還有死不瞑目的爸爸,她緊緊的握住了拳頭,長長的指甲陷入了手心里。

靳川洲冷冷地將這一幕收在眼底,隨即又轉過了頭,當做沒看見。

“我…我…求你救救我媽媽。”孟夕容潔白的貝齒咬著唇,手心的疼痛提醒她要隱忍。

“呵呵。”靳川洲低聲笑了笑,滿是嘲諷。

他用力一把拉住孟夕容的手,將她猛地拉入懷,半瞇的鷹眸帶著寒光,大手一點一點的掰開她的手指,她手心鮮紅的血跡清晰可見。

他用力的抓過孟夕容的手腕,舌尖舔了舔她手心的鮮血,嗜血殘暴的臉上布滿了寒意,“那,就看你的誠意了。”

欣姐愛吃大米飯(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