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新君萬歲

作者:江此意? 更新時間:2021-08-10 20:58:47? 字數:3435字

皇宮里,喪鐘敲響于寅時三刻。

皇城內外,素帛添裝,為這皚皚大雪日再掛一抹愁哀。

過一時辰。

后宮森嚴禁苑,是多少女子心心念念之地。卻不知它于無聲處葬了多少美人枯骨。

又是一陣雪風打過,和著尖銳的鳴鑼聲,催促人們快往立正殿去。

一名女子在宮殿內換了素服,侍女取了紫玉帶為她仔細系在腰間,不動聲色的說道:“殿下,小路子回來了,在后門候著,此時宮里人多且雜,他怕被人瞧出來是咱們宮殿出去的。”

“恩,仔細些好。”女子淡聲道:“讓他進來吧。”

“是。”侍女給她披上了厚裘披風。轉而繞去了屏風后頭。

半晌,有一個渾身濕冷的小太監弓著身子進了殿,打禮道:“奴才參見公主殿下,殿下萬福。”

李長凌眉頭一揚,笑道:“我父皇都死了,福什么福呢。”

“公主說笑了,您的好福氣都在后頭呢。”小路子吃吃的笑了兩聲,從袖中掏出了一張疊緊的字條遞給了她。

素手展開,見上頭狂草書道——禹。

李長凌瞳眸一顫,心中一緊,燭火搖曳間,她嘴邊的笑容卻莫名顯得有些陰森。

“有定安親王支持,您還怕禹王殿下坐不上那高位去嗎?”小路子討巧的說道。

“恩。”李長凌眉梢半挑,眼色卻有些發冷,笑道:“你辛苦了,本宮有賞。”

小路子狂喜道:“謝殿下!謝殿下!”

李長凌將紙條撕碎,微斂眼神道:“就賞你…加官進爵吧。”

聞言,小路子大感震驚,猛抬頭道:“殿下!殿下!殿下您不能這樣……您這是過河拆橋啊…”

狂躁的喊聲未到頭,嘴已被那侍女一把捂住,李長凌嫌惡的閉了閉眼,轉身去打開了寢殿的門。

一陣風呼號進來,吹來大片雪花,她抬手一擋,快步往前走去。

上政殿內,已吵成了一片,一方以宗人府宗正李啟梁為首,稱四皇子曄王李前玉乃先皇后所出,是嫡子,身份尊貴,自然該他登基。

一方以宰相大人為首,稱二皇子禹王李延玉年歲在前,國賴長君,又曾受先帝親自教導,自然該他即位。

見此情狀,只叫人覺得啼笑皆非。

怕是都忘了,大行皇帝龍體還在行宮躺著呢,還未涼透呢。

李長凌嗤笑一聲,眼神示意了一下,門口掌事太監便高聲道:“端靖公主到!”

屋內人從里瞧來,李長凌直直的盯著那把龍椅瞧著,步伐穩當的行至正中,一轉身,披風帶響一陣風,她冷眼掃過眾人,清嗓開了口。

“諸位,本宮為定安親王帶句話來。”

“什么?”

“這…親王自己不來,怎么叫她帶話?”

“說的是,這上政殿哪里是她一個女人家該來的地方?”

百官耳語相交,李長凌將此情景全收眼里,待他們私語夠了,才不慌不忙道:“諸位都知道,我父皇生前,最最信賴的便是小皇叔,小皇叔他雖不是真正的李家人,沒佩紫玉帶,卻是功勛卓越,戰功彪炳,恩寵優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她聲音鏗鏘有力,道:“敢問在座宗親,你們誰敢說在先帝跟前,你們話語分量能重過我小皇叔去?”

一句話問到了點上,那些宗親個個臉色緋紅,左右張顧,卻是說不出話來。

“那…敢問定安親王說什么了?”有朝臣問。

李長凌道:“皇叔說‘當立禹王為帝’。”

此話一出,人群中在此喧囂沸騰起來。

當事人卻靠在盤龍柱上,神情慵懶,半點沒有要當皇帝的自覺。

甚而,他還伸了個懶腰,抬手擦著眼角的淚花。

人群也漸漸恢復了平靜。

李長凌滿意一笑。輕輕與宰相對視一眼,宰相咳了一聲,語調高了幾度,激昂道:“親王殿下的話,諸位應當要聽!先帝在時,曾說過見定安親王如見朕!”

“不如,問問三皇子意見?”又有宗人府的發聲了。

三皇子李似玉微愣,隨即出列,拱手朝大臣一拜,聲道:“本王與二哥都是母妃一手養大,不是親生,卻更勝親生,他做皇帝,我自然沒有說不的道理!”

“定安親王立誰為帝,誰就是個傀儡,也難怪他不爭…”

站在第三位的禮部官員輕聲的碰了碰身旁的同僚,同僚猛點頭,一抬眼卻對上李長凌一雙似笑非笑的眼,驚的他立馬便又低了下了頭。

“既如此。各位便…拜見新君吧。”李長凌說完,率先轉身,朝盤龍柱邊上那人一跪一拜。

“叩見新君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宰相隨后,也掀袍便拜:“叩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呼百應,不管還有些許官員再不樂意,事已至此,只有好生跪拜的理。他們先時敢與禹王李延玉爭,卻不敢與那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定安親王爭。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呼喊聲震耳欲聾,誓要比外頭風號雪呼動靜大。接了叩拜大禮的人雙手攏在袖中,慢悠悠的朝龍椅上走,他一身麻布孝服,紫玉帶也系的松散。

一步,是人間極致富貴階。

一步,是天下權利頂峰塔。

一步,是千萬人之人上人。

李延玉背對眾人,輕輕抬手摸了摸龍椅扶手,他閉了閉眼,聽著未停歇的萬歲喊聲,嘴角笑意越盛。

定安親王扶持起來的傀儡皇帝嗎?

他一睜眼,眼中野心與戾氣綻現,似氣吞山河的猛虎鷹狼!

便瞧瞧。這天下,是誰說了算!

李延玉眼神一凜,轉回身來,雙臂一展,道:“眾卿——平身!”

翌日。

‘噼啪’——

御書房里早燒上了地龍,與門外被隔絕的風雪天兩種極致,暖融融的,平叫人生了睡意。

銅盆里的炭火爆了一聲響,綻開兩顆肉眼可見的火星,卻也只是須臾,便又消散了。

靠在盤龍柱上打盹兒的小太監被這不大的聲音驚醒,猛的就清醒了過來,習慣性的跪地便尖聲利吼:“皇上恕罪!奴才該死!該死!”

年輕帝王根本未注意到他,被他這么一吼叫筆鋒一頓,生生在折子上拉出了一條朱紅的細線。

這小皇帝生的面若冠玉,鼻梁高挺,鬢若刀裁,眉如墨畫,一雙桃花眼似有星芒。是個十足的美男子,稍稍遺憾的在他眉鋒處有一道細小的刀疤,自是不影響他好皮相,卻給整張俊美臉容平添了一股戾意。

他眉頭一皺,抬頭端著地上跪著的人,還未開罵,御書房外頭又響起一道道腳步聲,沉穩有序,踩著積雪發出碾滅似的響聲。

帝王眉頭微蹙,沉聲道:“外頭是在做什么?”

他話音剛落,外頭的侍衛便高聲道:“皇上!宗人府宗正率了三位宗親大人求見!”

宗正?

小皇帝微有詫異,這個時候,這群老不死的過來做什么?

“宣!”

小皇帝將筆擱下,起了身,下了高臺。那太監跪著挪退,退回了盤龍柱旁。

門一打開,外頭敞來刺骨寒風,夾著雪花霜華,大顆大顆的砸在地毯上,又迅速被溫度炙化掉。四位穿著孝服大褂罩著內里紫紅朝服的老大人步伐穩健的踏了進來,面色卻黑的嚇人,他們個個腰佩紫玉帶,那是李姓皇室的榮耀證明。

四個朝臣都是李姓宗親,最老那位宗正算起來還能是皇帝的叔爺輩。

北寧王朝馬上打天下,上至太祖皇帝,下至時前新君身手都是一等一的好,主君如此,下行更要效仿,以至于這四位身形強壯魁梧,膽色也彪悍強壯。

“李延玉!你可知你現下是個什么身份!”宗正不等皇帝喊坐,禮也未行,竟指著他面門便罵。

縮在盤龍柱的小太監嚇的渾身一抖,四周的使喚宮人宮女也噗通跪地,恨不得把頭叩進地毯里去。

小皇帝瞇了瞇眼,冷峻面色上卻現出一抹笑意,道:“莫不是先帝駕崩,宗正大人氣的糊涂了?朕是什么身份?朕靈前即位,昨日光景,怎的您就忘了?”

“好!”宗正滿臉通紅,胸口起伏不停,花白胡須直發顫,似是被氣的不清,他再度指著皇帝面門,質問道:“你既知你是北寧的皇帝,是昨日靈前才登基的新君!為何不顧祖制!太祖爺諭,新君即位,必為大行皇帝守靈三日,宮中三日不上朝,不議政,不見血!你卻一早發了昭告,明日便要復朝!你用意何在!”

“咳咳咳…”

畢竟是上了些年歲的人了,一口氣嚷了這么多,李延玉面上沒多余表情,宗正本人倒是氣喘吁吁,神情悲慟似要捶胸頓足。

嚯…原來是為了這事兒來的。

李延玉眼底涌動著嘲弄和輕蔑,答道:“既是復朝,用意自然在于江山社稷,在于黎民百姓。”

“祖宗規矩都不顧!你還說什么江山社稷,黎民百姓!李延玉!先帝龍體還在行宮呢,你便敢公然棄北寧祖制不顧…”

李延玉冷不丁的笑了聲,打斷了老宗正,他背著雙手,慢悠悠的圍著老宗正打轉,半是玩笑的問道:“宗正大人這般顧及祖制國法?那不知直呼皇帝名諱,冒犯沖撞,又是該當何處?殺他一人或是夷三族?”

他聲音放的輕,還帶著笑意,可落入人耳朵里,卻不亞于外頭的凌冽風雪,刺人的緊。

宗正一僵,不可置信的望著李延玉,顫聲道:“你…你…”

李延玉嘴角笑意幅度越深,聲音也放大了一些,大發慈悲道:“李啟梁,朕敬你是個長輩,又是宗人府宗正,這次就不與你計較了。”

老宗正身形一顫,踉蹌后退了幾步,與他同來的三人立即扶住了他,皆是不可置信的望著李延玉。

其中一人冷笑道:“昨日的禹王爺,今日的新君陛下,可真是好!宗正為了北寧,為了李家,鞠躬盡瘁了一輩子!所言所行,莫不是為了李姓王朝,今日淌著風雪直言勸諫,你卻是要夷他三族?!”

李延玉微微仰頭,望著仿佛高不見頂的朱瓦房梁,匠師精巧,雕了不少稀奇畫物在那上頭,以往位在禹王李延玉進御書房時總是跪著,拜著,低著身子,瞧不得這上頭大好風光。

細細欣賞夠了,他才漫不經心的開了尊口:“若是三族不夠,九族又如何?”

江此意(作者)說:

咳…可能會有些章節沒法上傳,或者傳了也會被掐掉,想看的寶兒可以進企鵝裙983380787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