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是本王擾了王妃好事

作者:小容嬤嬤? 更新時間:2020-10-13 14:24:07? 字數:2610字

“哎喲!”

前一刻蘇半夏還疼得齜牙咧嘴,下一秒卻是直接傻住。

等等,她不是在出行任務時被人追逐掉下了懸崖嗎,怎么沒死?

而且這身下還軟乎乎的,像是……

“聽說王妃身子欠佳,本王特意來看望,卻不想是在這和其他男人云雨,真真是擾了王妃好事。”

聽著這咬牙切齒的聲音,蘇半夏抬頭看去,這才注意到自己所在之地是個古色古香的后花園,而她此刻正躺在一個半裸的男人身上,不遠處,還站著一堆人。

只見為首之人,他一身玄色長袍,俊臉鐵青,那冷冰冰的眼神更是恨不得化作冰刀將她給戳死!

緊接著,一段不屬于她的記憶涌入腦海。

北周丞相府嫡女蘇半夏,京城第一廢柴丑女,癡戀南安王軒轅復十六載,終成佳偶,喜結連理三月余。

而對于這段婚事,軒轅復是反感的,甚至是厭惡。

可惜蘇相爺權勢在那兒擺著,圣旨已下,軒轅復不能抗旨,所以嫁入王府后蘇半夏的日子并不好過。

回憶來到今早,有個小丫鬟說王爺找她。

因著軒轅復不喜她,別說洞房了,平日里連見都不想見到自己,今日卻說要見她,滿懷欣喜的蘇半夏怎能不激動,所以便來了。

不曾想,卻掉進了別人的陷阱。

“哎呀,姐姐,你怎么能做這樣的事情丟王爺的臉。”軒轅復身邊,一個穿著嫣紅衣裙的美人道。

這是軒轅復新接進府的美人柳仙兒,舞女出身,一看就是朵大白蓮。

蘇半夏將腦中混亂的記憶收攏,心中冷笑。

想她蘇半夏二十一世紀最牛逼的解毒師,如今穿越就罷了,居然還穿得如此窩囊。

不過嘛,既然老天給她命活,她怎么能不造作?

接著,蘇半夏站起了身,看起來倒是極為淡定,甚至還拍了拍身上灰土。

“王爺,我不認識這男人,是他一直糾纏我,我為了保住清白不得已爬上樹,剛剛摔下就被大家撞見,乃是巧合。”

那所謂的奸夫邊攏著衣服,邊道,“王妃,你可不能下床不認人啊,咱們這么久的情分你就忘了?”

蘇半夏回頭看了他一眼,抱胸一笑。

別的女人笑,都是美若天仙,倒是蘇半夏這一笑,驚天地泣鬼神,滿臉爛疙瘩惡心得對面那奸夫差點就直接吐了。

“好啊,那你說咱們認識多久了,又是如何背著王爺勾搭上的,還有第一次見面是啥時候?”

蘇半夏一個個問話拋出的同時,人已經朝著那奸夫一步步逼近,到了近前,她還將自己的丑臉湊上去。

她的臉雖然丑,不過那一雙眼睛卻是如黑曜石一般,仿佛下一瞬間就會將你整個人吸附其中。

而就對上蘇半夏雙眼的一瞬間,奸夫身子一僵,霎時就呆住了。

蘇半夏嘴角一勾,心道自己這催眠術雖然剛學不久,只是二吊子,不過對付這樣一個小癟三,還是夠用。

在這一剎那,現場頓時寂靜如死。

軒轅復見此,像是覺得有些不對勁,他瞇起眼,正要說什么,卻見那個奸夫突然就跪在地上,朝著軒轅復磕頭認罪,表情木訥中還有些說不出的古怪。

“請王爺恕罪,我和王妃不曾相識,是別人買通了我,讓我來和王妃私通,再借機讓王爺看到。這是今天那人給我的銀子,還沒有花。”說著,他還從懷中摸出了一袋子銀錢。

他這樣的窮酸樣兒,哪里像有這些銀子的人,一看就是別人給的。

蘇半夏滿意笑笑,抬頭看去軒轅復這邊,眉頭一挑道。

“王爺,您看啊,這可不是我逼他的,他自己個兒都說實話了,妾身當真委屈。”

柳仙兒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偷偷瞪了一眼那奸夫,暗罵這人無用,面上卻依舊是嬌嬌弱弱,對著身邊男人道。

“王爺,既然如此,想來姐姐是真的被人害了,您一定要為王妃做主,找出背地里那人呀。”

軒轅復故意當著蘇半夏的面將柳仙兒攬入懷中,“她和誰牽扯不清本王不在意,只要別死在本王的地盤上就好,本王的心里啊,只有仙兒你一人……”

說話間,他還掐了一把柳仙兒纖細的腰肢,逗得柳仙兒嬌嗔得不行,直接癱軟在了軒轅復懷中。

一時間,竟惹得四周眾奴才們都臉紅起來。

蘇半夏靜靜看著面前一男一女裝逼,神情依舊淡定的很,只當自己是在看戲。

“那就恭送王爺了。”

正要離開的軒轅復,聽到身后女子這不咸不淡的聲音,腳步一頓。

他和柳仙兒親近,是故意氣蘇半夏,好讓這女人早點收了對自己那心思,不曾想,今日的蘇半夏好像有些不太一樣啊。

軒轅復回頭看向蘇半夏那平靜的丑臉,眸光閃了閃,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一扯。

“你以為,以退為進本王就會喜歡你?告訴你,和離書已經在你房間里放好了,要么簽下你蘇半夏的名字,要么……你就一輩子在這王府后院守活寡吧,養個閑人本王還是養得起的,哼!”

說完,他摟著柳仙兒就大步離去,只留下了一個絕情的背影。

眾人離去,終于支撐不住的蘇半夏朝著旁邊一倒,她吃痛了一聲,罵了一句該死!

“呲……”

然后她拉開自己的衣袖,只見上面除了剛剛摔下樹時留下的傷外,還有一些新舊交疊的鞭傷。

這些傷,是原主在丞相府里時被打的,在她記憶里自己在丞相府并不受寵,特別是蘇相爺,對她并不像外面流傳的這般好。

既然如此,蘇相爺為何要主動去請陛下下旨,讓自己嫁給南安王?

不知道怎么了,一想到這,她的頭就開始疼了起來,特別是對于出嫁之前兩天的記憶,十分混亂。

努力甩了甩頭,蘇半夏才穩住了身形。

“這嫡女的身子可真是廢啊,摔個樹都能摔去半條命,看來以后有得練了。”

說著,蘇半夏看去了方才軒轅復離去的方向,冷笑了聲。

既然那渣男已經給了和離書,簽了之后,她蘇半夏又是一條好漢!

“王妃,您可算回來了,奴婢擔心死了!”

這是原主身邊最忠心的丫鬟秋鶴,看她那哭得眼淚鼻涕滿臉,就知道是真的心疼自己。

“沒事,進屋吧。”

蘇半夏原本是想回來立即簽了和離書跑路,可掃視了一圈屋子,卻沒有看到那和離書,她臉色微變,當即轉頭問向秋鶴道。

“秋鶴,軒轅復給的和離書呢!”

一以及這件事,秋鶴瞬間停住哭,滿臉喜色激動地道。

“王妃您不知道呢,王爺之前將和離書送過來后不久,又命人收回去了!想來王爺心底里還是有王妃的,就算那柳仙兒快要進門了又如何,咱們王妃才是王爺的正妻呢!”

蘇半夏皺起眉頭,似有些搞不懂這男人的操作,后又想到什么,繼續問。

“那女人還沒有過門?”

“是啊王妃,不過也無事,您才是府中的女主人,才不會被這樣的妖嬈賤貨蹬鼻子上臉!”

回想著那柳仙兒的做作模樣,蘇半夏就覺得倒胃口,心想今日那所謂奸夫的事兒,估摸著也和這女人有脫不了的干系,雖然不知道軒轅復又拿走和離書做什么,不過她蘇半夏來都來了,不送點“新婚賀禮”怎么行?

“大婚是后幾天?”蘇半夏指尖一邊敲著桌子問。

“是啊王妃,帖子都發出去了,聽說,到時候的大婚陣仗還挺大的……”秋鶴越說越小聲,生怕蘇半夏會傷心難過。

蘇半夏笑得越發詭譎,她如今莫名身處在這個吃人的異世,想要活命,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怎能不狠呢?

就好比今日,若自己再繼續柔弱,今后豈不是又被人拿捏。

大婚是吧,好啊,她蘇半夏等著呢……

小容嬤嬤(作者)說:

求月票 推薦票 謝謝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