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作不死

作者:踏歌? 更新時間:2019-11-08 16:06:54? 字數:3117字

當她怒氣沖沖的推開門的時候,一道光芒閃過,那一刻,她忘記了一切。

“我怎么會讓你們得逞?我怎么會讓我的這個主死去呢?”她笑了,露出了一排潔白的牙齒,像是夜空下的第二輪明月。

“我,秋獲,將會代替你活著。”她拍著自己的胸脯,看起來在自言自語,沒人會知道,她穿越來此,是為這個將要慘死的少婦報仇。

“是時候該讓你嘗嘗苦頭了。”她轉過身,敲了敲門,嘴角勾起一抹深不可測的笑容。

“你怎么回來了?”陸明成聽了敲門聲,推開門,吃驚的看著一臉平靜的秋獲,一時間合不上嘴,放在平時,她早就扯著自己的衣領不放,非要自己按照她說的來做。

說起來,他們喜歡上了的也許就不是真正的彼此,四年前,他們在網絡上認識,面基之后,覺得對方條件還不錯,自己也沒有喜歡的,就抱著對彼此最初的幻想,結了婚。

不過,也不知怎么的,這個林向南的性情與之前大不一樣,不溫柔也就罷了,而且多疑,總是懷疑自己的妹妹對自己有什么,哎,女人就是多思!

“這是我的家啊,我為什么不回來?”她覺得有一絲好笑,于是微微揚起了嘴角,瞥了一眼黏在陸明成身上的陸玲,歪了歪腦袋,而后走向沙發,正襟危坐后,再道,“你們兄妹的感情還真是好啊,真是羨慕,我也好想有一個這樣的哥哥啊。”

陸玲當然明白秋獲話里的意思,只是現在哥哥在,她必然無法回懟,于是像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一樣,識趣似的松開了陸明成的手,有點委屈道:“嫂子,我也只是在安慰哥哥不要生氣,我也只是想你們好好的。”說著話,她的眼圈還伴隨著情景漸漸濕潤了。

陸明成見狀自然是心疼的不行,一把將妹妹攬進懷里,安慰著這個傷心的人,“玲兒,別難過了,是你嫂子的不對,是哥哥的不對,我們玲兒是最乖的了。”

秋獲沒有說話,只是平靜的等待著陸明成的意思。

待到陸玲止住了哭泣,陸明成也有了要說清楚一切的意思,不過他才要開口,準備了多時的秋獲先開了口:

“如果你覺得這就是你想的兄妹摯愛的話,恕我難以忍受,你們受不了我,你們就走,這是我的地方,我沒有走的道理。”

陸明成吃驚的看了秋獲一眼,覺得有些發冷,只是他又怎么能在口頭上吃虧,松開陸玲,開口再道,“這也是我的房子啊,房產證上寫了我們兩個的名字,又哪里來的誰趕走誰的一說呢?”

誰想聽了這話,秋獲也不惱,像是準備好了一樣,連忙回應,“那就請不在房產證上的這個外人離開吧。”語盡,她用下巴指了指陸玲,像是得了勝利一般的笑了。

“既然嫂子容不下我,那我還是走吧,天好黑,我有點怕,不過,應該沒什么的吧。”陸玲抓了抓腦袋,看著陸明成,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送你回去吧,天太黑了,多不安全。”他連忙抓起自己與陸玲的外套,推著陸玲離開了。

聽著他們逐漸遠去的聲音,秋獲默默談了口氣,“怎么自己老婆要走的時候就不知道維護著呢,一切都認為是她自找的……”

已經入了秋,風吹起來已經不再是清爽,一陣風吹來,薄紗的裙子被風吹起,陸玲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將手放在嘴邊哈著氣。

陸明成見此狀況心中不免嗔嘖著:“都已經是深秋了,怎么還穿的這樣的少?”只是話到了嘴邊卻變成了“快穿上吧,別著涼了。”說這話,他脫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陸玲身上,自己則在風中瑟瑟發抖。

“誒呀,小玲,怎么大晚上的還不回家,喲,這是誰啊?”一個熟悉的女人的聲音從陸玲的耳畔響起,她抬起頭,也沒看對方一眼,只是微笑。

那人似乎懂了什么似的,點頭笑了笑,又道:“哦,我明白了,你這個丫頭找男朋友了,誒,真不義氣,不適說好了要一起單身?”

陸玲捂著嘴只是笑,沒有說話,陸明成見對方看著自己的目光,剛要開口解釋,只是話還沒到嘴邊,卻要生生咽回肚子里,而且還嗆了一口冷氣。

只聽到陸玲大聲道:“我和明成認識好多年了。“

“喲,我怎么沒見過?“

“你當然沒見過,我們認識才有幾年?“陸玲聽了曾經友人的話,只是不知為何,那種曾經的氣憤感還在。

“小玲,走吧。“陸明成拉拉陸玲的胳膊,拽著還要繼續比試下去的她離開的友人的視線。

待行了不久,陸明成甩開了她順勢勾上來的手臂,“你也快到家了吧。“

的確,面前就是陸玲住的小區了,只不過,陸玲卻站住了腳,低頭不語。

過來半晌,她突然踮起腳,趴在陸明成的肩膀上,怯怯的在他耳旁細聲問道:“哥,你覺得,我們……“她的話沒說完,就恢復到了原狀,轉換了語氣又道:“哥,送我上樓吧。”

他只覺得背后絲絲的冷,像是被人灌了涼氣進來一般,雞皮疙瘩瞬間在手臂上泛濫,林向南的話再次從他的腦海,“一定要小心你的妹妹。”

看著面前的陸玲,他覺得事情似乎在按照林向南所說的發展了,他趕緊后退幾步,有些不自在道:“快上去吧,已經很晚了,你上樓了,給我打個電話,這樣我就放心走了。”

陸玲有些奇怪于陸明成躲著自己的態度,也知道自己今晚注定是留不住他,心中不免有些失落本應該是嫂子離開,自己得逞得到哥哥的心的完美計劃,在秋獲的折返下全部泡湯。

“這個女人到底是為什么啊,突然就又回來了。”獨自回到房間,燈光亮起,桌上的紅酒美食已經擺放的有些過了性,她將陸明成給披上的外套狠狠摔在沙發上,又過了一會,盯著那件皺巴巴的外套哭了起來。

“真的是秋天了啊。“回去的路上,他搓著手,一路朝著自己的家快步走著,”回去了,該說些什么吧,也許向南不會原諒我?“

樹葉被風吹得沙沙作響,他突然停了下來,目光停留在了一扇紅色的木門上,上面釘著的門釘已經看不出是什么顏色了,這樣熟悉的地方,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那是四年前的事情了,那個時候,兩個人還都是大學才畢業。

秋天的午后,在這扇陳舊的木門前站著一個穿著黃色風衣的少女,黑而柔順的長發披散著,被風所吹動。

他身后藏著的不是一束鮮花,而是自己仿制的這扇木門的縮小版。

兩個人是戀人,卻是第一次見面,兩個人也可以說成是現實的陌生人,在網絡上的愛人。

他躡手躡腳的走到女生身后,低聲叫了一聲,“向南寶寶。“

林向南興奮的轉過身,那一刻,他覺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如此漂亮的人卻是自己的女朋友,而且不是在做夢。

“我就是陸明成。“他一時間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

她笑了笑,“真好,終于見到你了。“而后上前一步抱住了他,她的頭發香香的。

一陣冷風吹過,他打了個寒戰,從回憶中醒了過來,那扇木門似乎比以前破舊了不少,可能是四年來一直沒有人來修葺的緣故吧。

他嘆了一口氣,回憶起自己與林向南結婚以來,確實除了吵架就是正在吵架。

兩個人的感情也許就是因此才產生裂痕的吧。

他拍了拍額頭,一抬頭,卻發現自己已經站在自家小區的門口。

“老婆,我回來了。”他敲響了門,卻實在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秋獲聽見陸明成的聲音,立即為他打開了門。

“我覺得,你……”

“外面太冷了,你想說的事情還是等著暖和過來了再慢慢說吧。”

秋獲并沒有發火,而是將陸明成拽進屋子里,將才泡好放溫的茶端到他的面前,又問道:“小玲回家了吧。”

陸明成被這一下只覺得實在蹊蹺,不過秋獲的溫柔,也讓他覺得安心了不少,看來自己看中的人是絕對不會差的。

不過也許是暴風雨前的鳳平浪靜呢?他望著秋獲平靜的臉,又開口道:“我覺得妹妹確實有些不合常理,今天依舊是在邀請我上樓,我沒有跟著她上樓,對了,她還對我說了一句話,只是沒有說完就岔開了話題。”

“你們遇到了什么嗎?”

“她的熟人,我的懷疑也是在這里開始的,熟人開玩笑的問我是不是她的男朋友,她沒有否認。”

“沒有否認啊,恩,不過這個孩子也許只是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長大了,該和哥哥保持距離了吧,我想每個女孩子都有一個嫁給自己哥哥的夢吧,也許是一下子被嫂子奪走了哥哥使小性子也說不定,誒,你不明白我們女孩子的小心思的。”秋獲打趣道,一面又去收拾早上要做的飯菜了。

“你放心,我會跟陸玲說清楚的,以后不會再給你惹麻煩。”

“算了,保持距離就夠了,什么說清楚不清楚的,玲兒還小呢!”秋獲趕忙替陸玲分辨著,只是背著身的她嘴角揚起一絲迷之微笑。

踏歌(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