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是我的獵物

作者:宋家小九? 更新時間:2019-09-03 11:58:24? 字數:1773字

程靜睜開了眼,并沒有預料之中的白大褂消毒水,而是遮天蔽日的參天大樹。

蹭的從地上坐了起來,揉了揉隱隱作痛的額角。

不對啊!

她明明記得自己是跟公司建團大隊來森林公園玩兒不小心掉進了森林公園的湖里,游到脫力的前一秒,她看到公園的救援隊才放心暈了過去。

按照正常邏輯,這個時候她不應該是在醫院嗎?

怎么會是在森林里?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程靜總感覺這里的樹粗壯得驚奇,好些都要三四個人才能抱住,茂盛的枝葉遮住了大部分的陽光,交錯的樹根背陰處滿是苔蘚,潮濕的地面樹葉腐爛的味道充斥著她的鼻子。

她不會是遇到了什么靈異事件吧?

比如……

穿越?

想到這種可能,程靜寒毛都豎了起來,默默拾起一旁的背包抱在懷里取暖。

然而,所謂的暖并沒有,反而是更加清晰的感覺到有一股涼氣從脊梁骨竄上了后腦勺,那感覺與上次險些被車撞時一模一樣。

心突然撲通撲通狂跳。

一回頭就看到左后方有一龐然大物邁著悠哉悠哉的步子向她靠近,程靜嚇得魂都快飛了。

老虎!

來不及思考,手腳并用的爬上了距離最近的大樹。

程靜以前并不會爬樹,但生死攸關,幾乎是一口氣爬到了兩層樓那么高的地方。

放眼俯瞰,只見那壯碩的林中之王已經來到了樹下,許是嗅到了獵物的氣息,圍在原地打了幾個轉,緩緩抬頭望向了樹干。

“嗷嗚~”中氣十足嘶吼了聲,震得程靜兩腿發軟,想要再往上爬都沒那個力氣了。

如果她沒記錯,老虎是會爬樹的。

程靜不信鬼神,但這個時候心里已經默念了好幾聲,佛主保佑,菩薩保佑,上帝保佑,安拉保佑,各路神通都保佑……

老虎是真的會爬樹,它噸位龐大,跳上樹干那一刻,程靜甚至能感受到樹晃了一下,腦海里閃過了很多很多的畫面。

法院上父母離婚時撫養權左右推諉的,住在奶奶家多吃口菜都要被奶奶數落的,莫名其妙幫領導背鍋被集團副總臭罵一頓的……

從小程靜就不是一個幸運的人。

好不容易團建出來散散心,她,不會就這樣葬身虎口吧?

感受到樹干再次傳來劇烈晃動,程靜心尖一顫,絕望的合上眼。

“咚!”只聽到這么一聲,而后是老虎憤怒的咆哮 ,程靜一睜開眼就看到距離大樹二十米左右的位置站著一個打扮奇怪的男人。

他很高,茂密的毛發遮住了大半張臉,長發過肩,全身上下僅圍著一張獸皮,背上背了十幾根削尖的樹枝,手中握著一塊薄而大的石片,身子微微低著,老虎縱身一躍,他也跟著跳了起來,石片往老虎的脖子上劃。

但這種鈍器,即便磨得再光滑,面對老虎這種的獸類,始終殺傷力有限。

別說是肉,一根毛都沒刮下來,反手抽了根削好的樹枝往老虎身上刺去。

然而,又一次撲了個空,差點還被爪子拍到了。

整個人在地上滾了一圈,又抽了一根攥在手里與老虎對視。

“嗷——”老虎已經徹底被激怒,邁著從容的步子對著男人咆哮,一副隨時要把他撕碎的架勢。程靜的心又提了起來,指甲摳著樹皮,緊張的看著樹下的局勢,脫口而出:“小心。”

自己有幾斤幾兩,程靜很有自知之明,深知自己下去也幫不了男人什么忙,只能抱著樹干著急。

不過,似乎男人改變了策略。

硬攻不下,改成專挑老虎受傷的左眼進攻,程靜在樹上看得是心驚肉跳。

這人也太不要命了。

簡直就是在遵循原始的本能在戰斗。

也不知一人一虎盤旋了多久,程靜的心也跟著忽上忽下的,有好幾次都下意識的屏住呼吸,深怕自己眨個眼,男人已經被老虎撕裂成碎片。

但,幸好沒有。

太陽西斜,老虎慘叫了聲,終于倒在了地上,男人也累得脫力趴在了地上喘氣。

“喂,你還好嗎?”樹上的程靜試探地喊了他一聲,聲音有些顫抖。

老虎死了,她也想下去,但是……

一條蛇從樹梢一點一點地向她挪了過來,幽綠的眼睛冷冷地瞅著她,對著她肆無忌憚地吐著芯子。

她怕老虎,也怕蛇。

他那么厲害,應該有辦法幫她把蛇趕走吧?

男人聽見程靜的聲音,緩和呼吸才翻了個身瞥向樹上。

“有蛇……我不敢動。”見他看過來,程靜頓時覺得自己有救了,縮著脖子抱樹干的模樣看著十分滑稽。

男人一眼就看到了離程靜已不足一米遠的小蛇,撿起先前的石刀扔了過去,一擊即中,那蛇就像是斷做了兩節的繩子往下掉落入草叢里。

上樹容易,下樹難,看著兩層樓一般高的距離,程靜兩眼發暈,兩腿直打顫。

會不會躲過了老虎,避過了蛇,最后她是摔死的?

額……

不等她再猶疑,男人手腳并用一下子就竄到了程靜面前,拎著她下樹。

蒼勁的大掌摁在程靜的肩上,對程靜嘶吼了一通,震得程靜耳朵嗡嗡作響,唇角直抽。

這……

什么情況?

不過,算了,她不和救命恩人計較。

很久之后程靜才知道他這句話的意思是——

你,是我的獵物。

宋家小九(作者)說:

推薦我的另一本書《許你一世安然》,已經很肥了,放心入坑。 文案:本書又名《每天和我老公飆戲的日子》、《我的老公他真的有病》、《瘋狂作死后突然發現我并沒有重生》。   “要怎樣你才愿意結束我們之間的關系?”   “等我膩了的時候。”上一世,他冷淡的回答。   而這一世,他說的是,“等你有喜歡的人。”   然而,他大方的背后是,拖著行李箱搬進她的小租屋,為她洗衣做飯;把她調到他的公司,和她朝暮相處;對外自稱是她的男朋友,斬盡她的桃花,全方位的滲入她的生活。   許安安:“???”   小老弟,你是怎么回事?   “我在追你啊!!”儲某人正色道。   【一個以為是玻璃渣,其實全是糖的故事。】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