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群沒用的廢物

作者:余淺音? 更新時間:2019-02-11 14:30:39? 字數:2426字

“夫人,大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醒過來的,您不用太傷心。”

“這都昏迷了幾日了,你說這好好的,怎么就溺了水。”一婦人捏著帕子,語氣凝噎,秀眉緊蹙,緊緊地盯著床上那面色蒼白的人兒。

華發老人坐在床前把著脈,臉色一點點難看起來。

一旁柏府的老爺和夫人的心也提了起來,柏老爺柏承看著大夫近于死灰的臉著急的問,“李大夫,我兒如何了?”

李大夫搖了搖頭,準備收起手讓柏家準備身后事,手指尖突如其來觸感讓李大夫驀地睜大眼睛,嘴里嘆著,“奇啊,真是奇啊,老夫行醫數十年竟從未見過此等情況。”

柏府夫人柏陳氏趕緊上前幾步,面色焦灼,“大夫,竹兒可是有救了?”

李大夫收了手,站起身子,對著柏家二老笑到,“柏員外和夫人可以放心了,不日大小姐就會醒來。要說老夫行醫數十年,什么怪癥沒見過,可方才這大小姐明明脈息微弱,更甚于無,可這轉瞬間就恢復如初,跟正常人無異。”

柏陳氏在床沿坐下握住女兒的手,柔聲對身邊的林嬤嬤吩咐道,“快去拿熱水和帕子來,天氣炎熱,可別悶出了一身的汗。”

柏承提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親自送李大夫出府。

出了門,李大夫好像還沒緩過來,一路上緊鎖眉頭陷入沉思,喃喃自語“真是奇了,明明方才脈細全無,是死了啊!”

夏染腦袋有些沉,耳邊一陣亂嗡嗡的聲音,她想睜開眼睛,卻發現雙眼如灌鉛般,眼前一片漆黑,須臾又陷入沉睡。

“小柒,不要!”夏染一聲驚呼,猛地從噩夢中驚醒,坐起身子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小姐,你醒了。”一個嬌俏的小姑娘臉上掛著淚痕硬是扯出一抹笑歡喜的看著夏染,模樣有些滑稽。

夏染看向眼前這個穿著青白色齊腰襦裙的小姑娘心中一頓,恍若才回過神,她迅速掃過四周,入眼處具是古色古香的實木家具,外面是一片漆黑,屋里幾根蠟燭發出微弱的光。

夏染眼神戒備,冷聲朝那個小姑娘問道,“你是誰?”

小姑娘十四五歲的模樣,顯然被夏染的反應嚇到了,哆嗦著嘴一副要哭的感覺,“小姐,你,不記得偃月了?”

夏染頭有些疼又見不得人哭,揉著眉心暗自琢磨。

之前她和妹妹夏柒因為起了沖突,那會兒她正開著車,夏柒性子沖動去奪她的方向盤,然后車子在公路上橫沖直撞,最后撞上防護欄掉進了江里。

夏染想了半晌只有一個可能,她沒死,穿越了。

夏染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直到十七歲才被接回夏家,夏家人卻嫌棄她,夏家夫婦忙于工作也不怎么管她,任她在夏家自生自滅。

自始至終只有小她五歲妹妹夏柒會對她好,總是姐姐長姐姐短地叫著。可是夏柒從小就被公主似的養著,難免任性些,日常夏染都會讓著她。

只有這次,夏媽媽希望夏柒嫁入何家,何家在政界地位很高,兩家聯姻對兩家有益無害。但是夏柒不愿意,夏媽媽知道夏柒和夏染關系好,便讓夏染去勸夏柒。

不想夏柒氣急了,拿夏染以前的事出來說,兩人就吵了起來,然后就掉入了公路邊的江中。

夏染剛開始會后悔應該順著夏柒的性子的,是她沖動了。可是那段孤兒院的日子是她的痛,夏家的人覺得她行為粗鄙,認為她丟了她們的面子。

憑什么,這些本就不是她的錯啊。夏染眸色一凝,以前她在夏家活的卑微,既然再活一世,那她絕對不會再做任何退讓。

偃月看著自家小姐有些不善的樣子不敢上去詢問。她和春意輪流照顧小姐,這會已經快三更天,春意已經睡了,老爺夫人應該也都睡了,偃月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只能硬著頭皮站在那兒。

只是看小姐的樣子,小姐不會失憶了吧。

“你叫偃月?”夏染抬起眸子,平靜的看著偃月,既來之則安之的道理她懂。

“是。”偃月點點頭,哽咽著道,“小姐睡了好久,擔心死偃月了。”

夏染對偃月展顏一笑,對她招招手,語氣里多了幾分親和,偃月擔心她的樣子她看得真切,不是裝的,想來是真心對她好的人。

“別哭了,來,我好像忘了好多東西,你來跟我說說。”

“嗯嗯。”偃月趕緊坐在夏染床邊將這個身子原主的事娓娓道來。

原主名叫柏落竹,是京城柏家的嫡出大小姐。

柏家本是江南大家,自柏承祖父一脈開始經商,至今已積累不少家產。

早些年皇上為防地方勢力勾結便將柏家遷往京城,許了柏家一點好處,又讓其做皇商,專供宮廷采辦,方在京城立了腳。

但自古以來都有賤商令,商人縱有萬貫家財,在那些官宦之家來看都是上不了臺面的。

柏落竹本是個嬌慣的大小姐,性子雖然跋扈些卻是個良善的人。

前幾日不知怎的突然不見的蹤影,好一陣才有小廝在后院兒的花園蓮池中發現她將她救了起來,眾人只道她失足落水,昏睡三四日到如今醒來沒想到卻是這樣。

柏承對外世故圓滑,對內卻并不多情。柏府上下總共除了夫人柏陳氏,就只有兩房姨娘。

柏陳氏是個精干的,姨娘們在她眼下也不敢過多造次。只是柏陳氏膝下無子,只有兩個女兒。

而大姨娘嚴氏很是爭氣,生了柏府唯一一個男丁,又會招柏承歡心,因此平日里還是嬌縱些。

嚴氏的女兒柏府二小姐柏落柳是庶女出身,性子卻極為溫和,不似大姨娘那般招搖,府上人也很是喜歡她。

二姨娘樂氏出身卑微性子也較為懦弱,膝下一女柏落雪尚是垂髫之年,倒也不太惹人注意。

落竹簡單了解了一下,覺得又有些困乏,便又睡下了。

此時,柏府的另一處燈火通明。

“你說什么?沁竹院的那個醒了?”

隨著一道茶盞裂碎的聲音,有人撲通跪在地下,“姨娘,奴婢在外面聽得千真萬確,確實醒了。”

“沒用的廢物,這點兒小事都辦不好。”嚴氏狠狠地瞪著腳下瑟瑟發抖的小桃,“你怎么不直接弄死她。”

一旁的趙嬤嬤連忙為嚴氏順著背,“姨娘別氣,說不定大小姐看的并不真切,不一定會有事的。”

“你也知道是可能,萬一她真的知道了,到時候死的是咱們。”嚴氏低聲呵斥,臉上跟滴了墨水一般。

小桃不知道主子的那些事,但是她突然想起大小姐失憶的事,見此情形,說出來會對她有益。

小桃微微抬起身子,急急道,“大小姐她,失憶了!”

語罷,房里突然安靜一刻,小桃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趙嬤嬤先反應過來,臉上露出喜色,“姨娘,大小姐失憶了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真的?”嚴氏勾起唇角,那丫頭真是命大呀。

“千真萬確,奴婢絕不敢騙姨娘的。”

“罷了,你趕緊回沁竹院,給我盯緊了大小姐,我乏了,別在這兒礙眼。”嚴氏落下一句話,讓趙嬤嬤扶著起身去里屋了。

一群沒用的東西,大晚上的還不安生。

余淺音(作者)說:

新書《逆天改命:徒兒不乖》開坑啦,歡迎小可愛們收藏

投訴 捧場165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