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我得了花柳,不怕就來

作者:一麻袋? 更新時間:2019-11-10 15:55:19? 字數:2237字

輕煙色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情況有點不對勁。

比炸飛還不對勁。

她發現自己竟然在一個古代的廂房里,處處古香古色,但陳設十分簡單,周圍只有她躺著的這張床榻,連桌子板凳都沒有。

唯一的一扇窗,還關的死死的。

感覺到手腳有些麻木,她稍微動了一下,但是全身卻被捆的緊緊地,身子的虛弱讓她無力抵抗。

可惡啊,她剛獲得最佳影后獎,就穿越了,這是老天爺的戲弄嗎?

還沒來得及悲傷,這具身子的記憶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的襲來。

原主叫輕煙色,母親早逝,當鹽商的父親很快就納了填房,還帶著個比原主大的兒子輕弘光。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很快,沒了娘的輕煙色在家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

如今輕弘光到了科考的年紀,學業卻差得感人,為了確保自己的兒子能夠中舉,填房二娘就出了個餿主意,要把原主送給與家中有來往的輔國大臣信義做小妾,換取兒子的中舉名額。

輔國大臣信義是個六十多歲的老頭,乃是開國老功臣,身居高位,但有個好.色的毛病,聽聞后院有二十來房的姨太太,對下面送來的美女都是來者不拒,而且一直就對享有美色之名的原主念念不忘。

原主一個花季少女,怎么甘心嫁給一個色老頭,于是趁看守不嚴投井自殺。結果被救起來的已不是原主,而是她這個從現代來的一縷魂魄了。

就在這個時候,聽得門口的下人竊竊私語道:“這三小姐真是命大,那么深的井都能大難不死,還引得信義大人來府上拜訪,打算提前見一見三小姐呢。”

“見一見?怕不是來讓她認清現實的吧。但萬一她還是不從,傷了信義大人怎么辦?”

“怕什么,她已經被夫人綁住了,飛不到哪里去。而且,夫人說了,她要是不從,便隨便信義大人怎么來,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嘿嘿……”

聽著這些話,被捆綁住的輕煙色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那二娘賊心不死,還是打算把她送給那位輔國大臣信義?

四下看了看,那二娘派人將廂房收拾得什么都不剩,完全沒有什么可以借助脫困的東西。而且她被綁的死死的,想跑都起不來身。

不過……

動了動手指頭,好像原主的手中握了一個東西。

她艱難抬了抬手,費力將手挪到視線以內——是個發簪。

那發簪鑲嵌了碧綠脆生的翡翠,似乎是用某種名貴的香木制成,散發著淡而優雅的檀木香味。整體似鳳而飛,祥瑞之氣撲面,上面還有一個金漆雕刻的“月”字,不似凡物。

這簪子一看就是達官貴人所有,輕家說到底也只是一介商流,不可能會擁有這樣的東西。

那為何原主會有這樣一件寶物,而且在死前還緊緊握住了這個東西?

還沒等輕煙色細想,門口守著的下人聲音敬畏的喊了一聲:“輔國大人您來了……”

她不由得心里緊張起來。

能當上輔國大臣,一定不是個簡單角色。

她眼下的確硬來不得,唯一能脫困的辦法,就是看看能不能和他談判一番。

門吱嘎的一聲被推開,在寂靜的廂房里面顯得尤為的刺耳。

信義推開門,原本以為這個投井自盡的女人應該會大喊大叫,卻瞧著她雖然頭發雜亂如同枯草,身上的衣服也是凌亂不堪,但鎮定自若的靠在床頭。

“你應該知道,你的二娘把你捆在這里是為什么吧?”

輕煙色抬起頭來看著這位輔國大臣信義。

雖然年近六十,但因為酒足飯飽,看起來好似只有四十來歲一般。

如果換在其他場合,輕煙色一定要贊嘆一句,不愧是個高.官。

但眼下他的貪婪和占有無法掩藏,只讓人覺得惡心。

輕煙色道:“信大人,我想通了。不過,希望大人把我身上的繩索給解開,外面有下人守著,想來也有大人的侍衛,我一個弱女子根本跑不出去,大人把我捆成這樣,自己也不爽,對不對?”

信義饒有興趣地看著輕煙色。

他記得趙氏說這三女兒是不愿意嫁給當小妾才尋死,如今死過一回,倒是變成了一個明白人?

不過他也不怕這輕煙色有什么花招,外面守著他的侍衛,別說是跑出去,就是從他手底下溜走都難。

于是他一邊幫她解繩子一邊說道:“你二娘說你性子剛烈,寧折不屈,的確配得上這張國色天香的容貌。”

沒想到,繩子剛落,輕煙色便冷冷出聲:

“呵,如果你不怕死的話,那就來吧!原本我就快死了,眼下死之前還能拉一個下水也不錯!”

信義皺眉:“來什么?”

輕煙色把衣領一扯,緊握拳頭,一副大義凌然的模樣,道:“你不是要霸王硬上弓嗎?我,我有病!我得了花柳!不怕傳染你就來吧!”

信義渾身一僵,差點跳起來離她三尺遠。

但轉念一想,這輕煙色莫不是不想委身于他,隨口縐來騙他的。

“你說你有花柳?那花柳是經過男女之事才能得的不干凈的病,你已經給了人?”

輕煙色先是悲痛的看著信義,然后重重的點了點頭,哽咽著說道:“是的,我已經不是清白之軀,您看……”

說完慌忙的從手里拿出簪子。

憑借她21世紀新生代最佳影后的專業素養,現場演一段感人肺腑動人心弦的生死戀,不在話下。

她表情悲痛,看著手中精致的簪子,聲音凄婉道:“我與他,相遇在那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只對上一眼,我就無法自拔地愛上了他。可是誰知道,他與我一夜春風后就不知所蹤,還害我落下了花柳的疾病……我怕被浸豬籠,所以一直瞞著不肯說,后來二娘逼著我,我走投無路才投井自殺。但我不想連累大人,我一個后宅婦人,死了也就死了,信大人可是洪福齊天的大官,不應該害得您也英年早逝啊。”

該死的老東西,居然想占有她的身子,她就不信,他還敢頂著花柳這種病強上?

想到這里,她不禁低下頭假裝抹了兩滴淚,實則正彎著著眸子偷笑。

但也因此,輕煙色沒看到信義在瞧見簪子的時候,驀然瞪大的眼睛。

“官人,救救我,我還年輕,我不想死啊,嗚嗚。”輕煙色一邊“哭著”還一邊往信義的方向靠。

看著少女要撲過來,信義慌忙退后,道:“你,你可知道這簪子的主人是誰?”

這話,問得輕煙色心中一緊。

是誰?難不成這簪子的主人是個女人?

如果是個女人的,那她就尷尬了,索性到時候說自己喜歡女人算了!

一麻袋(作者)說:

新書已發《你與星辰皆回眸》喜歡小仙女收藏一下下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