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有求必應中方城

作者:慕宜? 更新時間:2020-09-01 04:55:38? 字數:2005字

“勻水水位告急……”

“沱江水位告急……”

“金沙水位告急……”

“岷水水位告急……”

辛子期看著這兩日,陸續從巴蜀各地送來的求援信,眉心的皺紋就沒有舒展過。

近十年來,巴蜀大地上,無論是東南西北,只要一有大的災害,大家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來找中方城求援。

辛子期從繼任城主之位以來,向來都是有求必應。

但這一次,辛子期作為黃金氏家的當家人,也覺得焚手極了。

“老二啊!你就聽我一句勸,咱們只需要管好中方城這一畝三分地就好!各地災情嚴重,該操心的應該是郡守!郡守要是處理不好,后面不是還有咸陽撐著嗎?

秦王以為咱們巴蜀之地是只肥羊,暗地里可沒少給我們中方城下絆子,咱們這些年也沒少上供,現在也該到了他們出血的時候了!”

辛家老大辛子許,搖晃著手中的金算盤,從外面走了進來。

“咸陽太遠,就算是想要救援也有心無力,郡守昏庸無能,靠他還不如等死!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由我們兄弟出面組織巴蜀居民自救。 ”

“你還真打算往自己身上攬?”辛子許帶著幾分不情不愿的說道。

“有求必應是我們流黃辛氏立足巴蜀三百年之本,蜀地有難,辛家責無旁貸。”

辛子期說完,親自走到大門外,敲響了中方城近十年來從未動用過的奔雷鼓,召集辛氏所有主系子弟,商量應對水災之策。

辛子許無可奈何,手上金算盤運作如飛,開始核算各地所需救援物資。

忽然抬頭說道:“有個事兒忘了給你說,蘇延居不知道是受了誰的蠱惑,說這一次的水災,是因為沒有及時向河神孝敬美貌嬌妻所造成的,現在正四處搜羅美女,準備給岷水河神娶妻。”

“荒唐,身為蜀郡太守,這種時候不思抗洪救災,反而想著要害人性命,等此次事了,我定不與他善罷甘休。”

辛子期怒發沖冠,辛子許卻開口笑道:“你放心,蘇延居這一次有苦頭吃了!”

辛子期抬頭望著他,眼睛里面滿是疑問。

“選美這種事情,咱們小十一怎么肯錯過!就這會兒這個點,這小丫頭片子只怕都已經過蒼溪山了!”

“胡鬧……各地水患嚴重,處處皆有危險,你怎么可以在這種時候放她出城?”

“蘇延居畢竟是咸陽那邊派過來的,你我兄弟都不方便出手,讓小十一去鬧一下,也無傷大雅!

這丫頭可是我們兄弟十人共同帶大的,她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放心吧!我讓老六跟著呢。”

事已至此,辛子期也無可奈何,只能和趕來的辛家兄弟,一起商討救援策略。

掌燈時分,數十隊車馬從中方城中出來,由辛氏弟兄領著奔赴四面八方,辛氏救援正式開啟。

滿是泥濘的官道上面,辛十一獨自一人頭戴斗笠身穿蓑衣拍馬前行。

偶爾遇到逃難的災民,都會主動指引他們前去中方城避難。

雨勢雖然比之前稍微小了一些,偶爾經過的河道,還是可以看出水位仍在上漲,那些地勢比較低平的地方,一眼望過去就像是一片汪洋大海。

還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即將秋收的糧食,在渾濁的河水之中沉浮。

辛十一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那樣的無能為力,只能盼著這雨能夠早些停下來,水位不再上升。

就在胡思亂想之際,身下的馬兒忽然來了一個急停,險些將她從馬背上面給抖落了下去。

“阿黃,你想摔死我不成?”辛十一緊緊的抓住馬鞍,穩住身形,開口斥道。

阿黃仰頭大叫一聲,以示抗議。辛十一這才發現前方的官道被沖毀了一大截。

如果不是阿黃及時停步,此刻的自己說不定就已經掉進了下方那滔滔的洪水之中。

“對不起啊!看來咱們得改道翻山了!”辛十一十分沒有誠意的道了歉。

阿黃再一次大叫一聲,也不知道是不滿意這個道歉還是不滿意翻山。

辛十一翻身從馬背上面下來,輕輕地拍了拍它頭:“我知道你不喜歡翻山,可我這也不是沒辦法嘛!

我現在急著去岷水救人,你聽說過河神娶妻嗎?

這世上哪有什么河神?不過是想用怪力亂神之說去愚弄百姓而已。

愚弄百姓也就罷了!還要白白犧牲一個女娃的性命,作為巴蜀第一女俠,我當然不能袖手旁觀啦!”

“呵呵……”

辛子可正用商量的語氣跟阿黃絮叨,想要得到它的認同和支持。

身后卻忽然傳來了一聲輕笑,回頭一看,離自己三米開外的松樹下面,一個同樣帶著斗笠披著蓑衣的男子,正帶著幾分好奇地望著她。

“你笑什么?”

辛子可脫口問道。

“姑娘是在跟馬兒說話?”那男子一開口,辛十一眉頭就皺了皺,直接回了一句:“與爾何干”

牽著阿黃沿著官道往回走,準備找一處適合翻山的地方。

那男子卻緊跟其后,邊追邊問:“姑娘可是要去岷水,在下可否同行?”

辛十一并不理會他,聽他說話的口音,并不是巴蜀之人,哥哥們從小就教她防人之心不可無,辛十一還有意的加快了腳步。

總算尋得了一處地勢比較平坦的位置,拉著阿黃就往山上爬。

阿黃好像極不情愿走山路,四蹄穩穩的站在原地,半點也不配合。

辛十一見那陌生的男子追了上來,眼睛里面閃過一絲憤怒。

對阿黃厲聲說道:“你要實在不愿意翻山,現在就原路返回,我只需要飛雁傳書回去,鏡臺大鼎就是你最后歸屬。

反正上月,從義渠那邊買了不少良駒回來,有你無你對我來說都沒有多大影響!”

這一番威脅果然起了作用,阿黃垂著頭十分配合的跟著上山。

“姑娘,你這馬兒真的聽得懂人話?”

身后的男子也跟了上來,辛十一回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路這么多,你為什么非跟著我走?”

慕宜(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