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后一晚

作者:白慕? 更新時間:2021-07-23 16:34:07? 字數:1993字

“顧先生,您獻的血已存到血庫,回去多注意……”

護士話還沒說完,顧亦承擼下袖子,臉上盡是煩躁與不耐,他垂頭點上一支香煙。

“慕知音呢?”

林一咽了咽口水,吞吐猶豫的說道,“先生,慕小姐她……她沒有簽字,跑……了。”

男人夾著香煙骨節分明的手明顯頓了一下,棱角分明的臉上頓時掀起一陣寒意。

跑了?

在云城敢拿他顧亦承當猴耍的,慕知音還是第一個!

“找到她。”

冰冷的聲音如死神的宣判。

凌晨時分,慕知音被幾個保鏢押送到顧亦承的私人別墅里。

厚重的離婚協議書劈頭蓋臉的砸下來,“慕知音,你本事大了,連我也敢騙。”

慕知音咬著唇一言不發,臉色慘白如紙。

她是騙了顧亦承。

昨晚她放話只要顧亦承愿意去醫院獻血,她就同意離婚。

可是……醫生說三天后才能知曉血液是否匹配。

“再給我三天時間,到時候我會簽字的。”慕知音的聲音在顫抖。

顧亦承看著她的神情沒有絲毫憐惜,眸中充斥著恨意,“你還真是恬不知恥!”

“亦承,當年的事情與我無關,如果我解釋,你會相信嗎?”慕知音眼眶泛紅,眸光微閃。

這幅楚楚可憐的模樣徹底惹惱了男人,他下了最后的通牒,“乖乖簽字,我或許能放你一馬,否則就憑你手上的人命,可以去監獄問問獄長信不信。”

心猛然頓疼,眼中的希冀一瞬間消失殆盡。

她看著顧亦承,那張冷峻的臉是如此熟悉,卻又如此陌生。

從甜蜜到決裂,不過短短五年。

可是,慕知音不想顧亦承想起自己時,懷揣的只剩下恨意。

她不甘心,“亦承,阿姨的死跟我沒有關系……”

話還沒說完,一只修長有力的大掌捏住她的下巴,手指逐漸發力,“你還敢提起她?”

餓狼般的墨眸緊盯著慕知音,那道視線隨時隨地會把她撕碎!

慕知音吃痛,眼角泛出淚花。

周身冷冽的氣息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眼淚砸在顧亦承手背上,她卻笑了,“既然我說什么你都不會信,那就再等三天,我不會糾纏你,更不會問你要一分錢!”

她知道,顧亦承以為她是為了錢才拖著不肯離婚。

真是可笑!

她是慕家千金,云城第一名媛,名下的資產不計其數,她沒有貪心到要吞下整個顧氏。顧夫人待她如親生女兒,她更沒有動機去傷害顧夫人。

可是……一切的證據都指向自己。

不論是五年前,還是現在,顧亦承都沒給過自己解釋的機會。

“不是為了錢。”男人眼神微瞇,散發出危險的氣息,“難道是江舒白滿足不了你,所以又想爬上我的床?”

慕知音不禁堪堪一愣,閉上眼睛…只覺得全身冰冷,心突然發痛牽扯到肺部,她忍不住劇烈咳嗽。

哀莫大于心死,大抵就是這種感覺吧!

可這一幕落在顧亦承眼中,慕知音沒有出口反駁,那便是默認了她和江舒白的關系。

也是,兩個人突然消失五年,足以說明事實,他又何必再求證。

顧亦承的臉上醞釀著風暴,目光中多了幾分殺氣!

“我倒是可以施舍給你,這也是你作為顧太太應盡的義務。”他特地咬重了‘顧太太’這三個字。

顧亦承的視線在慕知音胸前的勾壑上飄忽不定。

慕知音縮了縮身子,勉強壓嚇身體的不適。

在她出國前,身體就落下了病根,醫生反復告誡不要憂思過度,可是這五年來她每天都在煎熬中度過……

她每天都期待顧亦承不再生氣了,期待兒子的病可以快點好起來。

可到頭來,都是一場空。

“你躲什么,裝什么清高?”

看到慕知音躲避防備的模樣,想到她毅然決然的和江舒白一起出國玩消失,男人突然暴怒。

他一把掐住慕知音的脖子,咬牙切齒道,“你在江舒白的床上也是這么不情不愿嗎?!”

顧亦承突然發力,慕知音被甩落在身后的大床上,身體承受不住這道巨力,她一陣咳嗽!

“脫!”

男人發號施令。

“亦承……”慕知音的眼神中透著近乎絕望的哀求。

比病根更折磨她的,是顧亦承的羞辱。

男人卻視若無睹,三兩下撕碎了她的裙子,欺身而上。

像是完成任務一樣,沒有絲毫感情沒有一點憐惜,慕知音承受著他帶著恨意的發泄。

身體逐漸炙熱,心底卻悲涼無比。

“真掃興!”結束后,顧亦承評價道。

“你可以陪我最后一晚嗎?”慕知音開口請求道,聲音平靜而輕柔。

不出意料的,迎來了男人的嘲諷,“怎么,你欲求不滿?”

她搖頭。

顧亦承怎么會明白,這也許是他們最后一次見面了。

她不過是想像從前一樣,依偎在他懷里嬉笑玩鬧,再被他輕哄著入睡……或許,只能在夢里才能回到過去了。

“慕知音,你真讓我惡心!”

顧亦承已經穿戴好,臉上的嫌惡溢于言表,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望著男人的背影,慕知音突然急喘咳嗽起來。

她的病,恐怕不能再拖了。

垂眸,視線掃過床頭柜上的報紙,頭版新聞是顧亦承和葉家大小姐訂婚的消息。

女人嬌俏的依偎在男人懷里,臉上洋溢著幸福,手上十克拉的鉆戒十分耀眼。

媒體形容他們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強強聯手……

一如當初形容她和顧亦承一樣。

看著這張照片,慕知音想起她帶著兒子在國外艱難求醫的時候,為了支付高昂的醫藥費,她不得不賣了爺爺的遺物。

有人在幸福,有人卻在地獄。

命運真是可笑。

正在慕知音出神的時候,手機鈴聲突然響起,驚的她心底一顫。

擦了擦眼淚,深呼吸一口氣,慕知音接起電話,“陳院長,這么晚了,是尚尚情況不好嗎?”

直覺告訴她,不是好事。

“慕小姐,請你盡快來醫院,尚尚又發病了!”

白慕(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