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杜家有女

作者:陳知意? 更新時間:2019-08-12 16:39:49? 字數:2486字

6月份的藺城,天空透藍透藍的,懸掛著風火輪似的太陽,云好像被燒化了般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幾簇云彩絲兒。

太陽把塑膠跑道曬的軟塌塌的,密密麻麻學生中又響起來一聲:“校長,我們學習委員暈倒了!”

“第五個。”淮雨記著數,用手捅了捅旁邊低著頭,汗涔涔的杜若:“若若,第五個了,你覺得這學期會倒幾個?”

杜若緩緩的伸出一只手,淮雨說道:“5個?”

杜若有氣無力的回答她:“我只是想讓你扶我一下。”

“哦哦。”她湊近扶起杜若的胳膊。

杜若抬起頭來,一張精致的小臉被曬的撲紅撲紅的,鼻頭上還蓋著一層薄薄的細汗,短發因為被汗水打濕的緣故,稀稀疏疏的貼在臉上,看上去有點邋遢,她一手叉腰道:“淮雨,我不行了。”

緊接著在校長第N次擦汗以后,才終于說道:“我宣布,暑假,正式開始!”

“哇哦——”

主席臺下躁動的學生們立刻散亂成一鍋粥,像是故意要襯的天氣更加炎熱,讓人格外的煩悶。

校醫室里,校醫老師感嘆道:“大家今年的身體素質都還不錯嘛!只倒了六個,有進步有進步!”

淮雨拿著校醫的扇子,一邊給杜若扇著風,一邊吐槽著:“開學典禮,畢業典禮我就不說了,也就是我們學校了,看看別人,誰家學校每學期還來這么一出,那啥,假期前演講。

看看我們,暑假給熱的,寒假給凍的,我要早知道重點大學是這樣的,我當初就不該考過來。”

這時候,校醫室門口風風火火的走進來一個人:“我們家若若怎么了?”

淮雨一看,立馬叫道:“二叔好!”

“乖,若若呢?”來人問道。

淮雨往床上一指:“這不,躺著呢。”

兩人往病床上一看,見人醒了。

“我看看,傻了沒,還認識我不。”來人俯身過去看著杜若,故意調侃道。

杜若眼睛一閉,緩緩開口:“杜子騰。”

“還記得二叔的大名,沒傻沒傻。”杜子騰說道。

杜子騰叉腰看著她:“醒了就趕緊給我起來,別占著位置,人校醫老師還等著放假呢!”

校醫捂著嘴笑著:“沒事沒事。”

心里想,杜子騰,肚子疼?怎么還會有人叫這個名字呢?

杜子騰是杜若的爺爺老來得子,順著輩分排下來,到他這輩就輪到騰字了,所以就叫了這個名字。為此,杜子騰從小到大沒少被人取笑,早就對此免疫了。

車上,杜子騰把最后一個箱子搬上車,襯衣被汗濕一片:“你們這裝的都是些啥啊?把寢室床當廢鐵帶回家了?淮雨你家沒搬吧?”

“沒搬,沒搬。”淮雨一邊吃著冰棍兒一邊說著。

到地方之后淮雨指著前面的路口說:“對對對,就在這兒停就行。”

“用不用送你上去?”杜子騰推著行李箱問道。

淮雨接過行李箱趕緊說著:“不用不用,您快上車吧,我這就幾步路。”

“行,那我們就先走了。改天來家里玩。”杜子騰說著,然后轉身上車。

淮雨站在路口揮手:“謝謝二叔!二叔再見!開車小心!”

杜子騰一邊倒車一邊說:“你瞧瞧,你瞧瞧人家淮雨,什么是尊老。”

杜若白眼一翻,然后徹底癱在后座上。

車子開進一個小區,都是獨門獨戶的小洋樓,從小區大門進去右拐第二家就是杜家。

杜子騰剛停好車,杜若就打開車門跳下去,往家里奔:“媽——”

杜母從廚房出來:“回來了,你二叔呢?”

杜子騰提著兩大個箱子氣喘吁吁的進門:“大嫂!”

“快快快,我給你們買了西瓜,擱冰箱呢,快解解暑。”杜母說著從冰箱里拿出冰鎮好的西瓜。

杜子騰大手接過:“還是大嫂善解人意。”

杜若接過杜母手中插著勺子的西瓜。

立刻挖了一勺送進嘴里,煩躁又悶熱的夏天,還有什么能比在家吃著冰鎮西瓜,吹著空調更享受的,杜若不由得發出一聲喟嘆。

然后丟掉手中的勺子,大口大口啃起西瓜來。

杜子騰在旁邊瞧著笑道:“這才對嘛,我們家若若什么時候吃瓜用勺了。”

杜若懶得理他,只是恨恨的啃著西瓜,仿佛那西瓜就是杜子騰。

轉頭看著自己那兩大個箱子,閉了一下眼睛回頭坐到杜子騰旁邊,捶著他的肩膀:“二叔~”

杜子騰一口西瓜噴了出來,她趕緊扯紙遞給他,杜子騰接過紙巾,擦了擦嘴:“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二叔~”她才不管。

“你別這樣。”杜子騰抖著雞皮疙瘩繞開她:“想讓我給你搬行李?”

她趕緊點點頭,杜子騰對著她一笑,然后吐出兩個字:“沒,門兒!”

不,這是三個字。

杜若立刻起開:“稀罕的你!我自己搬。”

杜子騰好笑的起身,走過去,她立刻喜滋滋的問道:“怎么的,想通了?”

“我只是想上個廁所,借過一下。”杜子騰答著。

杜若氣鼓鼓的小臉像只小河豚,杜子騰看著好笑說:“好了好了,開玩笑的,我來我來。”

杜子騰拎著兩個行李箱,也是使了牛勁兒才上樓:“你箱子里都裝了些啥?”

“衣服鞋子化妝品,哦還有兩箱牛奶。”她認真的說道。

“什么?牛奶!”杜子騰吼道。

“嗯,之前在學校買的沒喝完,這不怕浪費嗎,就帶回來了唄。怎么樣?顧家吧!”杜若獻寶似的說著。

杜子騰生無可戀的問道:“那你剛才怎么不拿出來?”

她想了一下說:“哦,我忘記了。”

“你,太,過,分,了!”他咬牙切齒。

杜若沖他做了一個鬼臉。

這時,杜母拎著個行李袋出來說道:“那我這就要出門了哦,晚飯你們倆自己解決一下。”

“媽,你去哪兒呀?”杜若問道。

“我這不是給你爸送文件嗎?”杜母說著。

她疑惑,這送個文件還大包小包的:“你送文件帶行李干嘛?而且不是還有秘書嗎?”

“我正好也去度假一下啊!不跟你說了,我趕飛機呢!”杜母說著,便趕緊出門了。

看著杜母匆匆出門的身影,她轉頭問旁邊的杜子騰:“你信嗎?”

“不信啊。”杜子騰看著手機面無表情的說著。

杜若一臉無奈,不過她突然想到一個大事:“對了,晚上吃什么?”

“晚上,晚上……”杜子騰一邊看手機一邊說著:“晚上我同學聚會。”

“那我怎么辦?”她問道。

“一起去唄,反正你又不是沒去過。”杜子騰隨意的說著。

杜家爸媽是大學同學,畢業以后就結婚生了杜若,杜子騰生的又晚,只比杜若大了6歲。

杜若剛上初中,就趕上他上高三,兩人又都是同一所學校,所以杜母便天天逼著她給杜子騰送各種補湯,由此在整個高三都是出了名的補湯小侄女,她也借著這個便利,長年混跡于高中部。

后來杜子騰上了大學,升的藺大,又是同城,所以每次有什么聚會吃飯的,都帶著她這個補湯小侄女,所以早就和他們那群人混熟了。

只不過,后來杜子騰去國外讀書,她也就沒了名頭再去參加他們的聚會,然后基本上也就沒什么聯系了,現下突然出現,好像有些太突兀了。

“不想去就自己點外賣哦!”杜子騰說著。

她思考了一下還是說道:“我去!”

陳知意(作者)說:

又開新文了,《我自東土大唐來》沙雕甜寵,歡迎入坑!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