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天下無敵

作者:暖栗子? 更新時間:2020-03-28 22:40:57? 字數:1925字

冬日暖陽只是在午時出現了一瞬便急急退去。

閻皇谷藏書閣外,一名穿著雪白衣衫的侍女,雙手抱著一小摞的書冊,低著頭,靜候在藏書閣外。

一位身形略顯豐韻的紅裳婦人,自假山深處走近。

門口的侍女看清了來人,急忙彎腰行禮:“朱主事。”

美婦點了點頭,示意她不必多禮,淡淡道:“谷輔在里面多久了?”

“不知具體時辰了,小人已經在這里等了近兩個時辰了。”

紅裳女子繡眉一跳,思索了片刻,轉而又問:“你抱著書站在這里也有近兩個時辰,谷輔也沒有出來,也沒有動靜?”

“是。”

紅裳女子聞言繡眉一擰,心下卻了然。

止鳶的功夫她是知道的,百步之內,皆可聞之。而此時,能讓這兩個小侍女站在此處兩個時辰都沒有被她發覺,那只能證明,止鳶進了藏書閣的地下三層的那個密道。

傳聞,地下三層的密道盡頭有一個秘密的小房間,房間里藏著的數不清的禁書,就連她這個主事也不能進入一探究竟。

不過,她也不感興趣。

不只是她,就連整個閻皇谷的所有醫者都莫名其妙的對那個神秘的地下三層禁書閣沒有一絲興趣。

女子拱了拱秀鼻,伸手翻了翻侍女懷抱中的書冊,不禁的面露絲絲不解。

一堆武功秘籍?

一本醫術都沒有,這兩大摞武功秘籍,這什么鬼東西?!

細眉單挑,滿臉嫌棄,“這些書是從哪里來的?”

侍女一愣,“陳叔給屬下的,說拿來送給谷輔,小佳告訴我谷輔在藏書閣,所以屬下就過來了。”

原來是陳叔回來了么?但她自己怎么不知曉?難道陳叔就回來把書送給止鳶就又走了嗎?

這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陳老頭,真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那應該是陳叔給止鳶的,你也不必在此等她,她恐怕一時半會也出不來,你把這些書冊送到她房間去就好了。”

聽到還可以送到谷輔的房間去,小侍女頓時面染喜色,抱了這摞書近兩個時辰,雖然書

冊不多,但時間一久,她的胳膊真的快斷了。

“是,謝朱主事。”侍女咧嘴笑開。

婦人點了點頭,未再言語,只是目送她離開后,便推門進了藏書閣。

藏書閣中,醫術多如牛毛。偌大個藏書閣卻也未點燈,光從窗戶外透進來,使昏暗的大殿染上一抹金色。

朱榮慢步走到一座普通書架前,從中抽出一本名為《金針穴疚法》的厚重書冊。轉身放在了旁邊的作案上,作案吃重下沉的瞬間,便聽見一聲悶響。美婦左手邊墻壁上緩緩打開了一扇暗門。

美婦緩步走到暗門邊,卻絲毫沒有要下去的意思,只是對著一眼不見盡頭黑洞洞的暗門,提了口真氣,呼喚道:“止鳶,少谷主來信了。”

紅裳美婦的呼喚在昏暗的密室里回蕩開來。沒過一會,一個絕美的身影便從漆黑的密道中緩緩的走了出來。

藏書閣頂端處一方金鑲玉的天窗透出一抹天光,灑在藏書閣的地板上,落在暗門邊那抹玄杉女子身上。

暗緋色的發絲如水,輕輕蕩漾在身前,玄杉羅裙靜垂,眼角的艷麗似冥光流轉,千萬縷驕陽也比不上她雙眸中的零星璀璨。

炫麗不可方物,雖同為女性,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止鳶的美,驚為天人,當真是無論看多少次,仍舊勾的人移不開眼呢。

美婦定了定神,勾起一抹微笑,“下去多久了,怎也不知道適當歇歇,方才門口有個侍女抱著陳叔給你的武功秘籍,在門口等了你近兩個時辰。”

“陳叔回來了?”止鳶美目中染上一抹喜色。

“嗯,回來了,但此時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聽給你送書的侍女說,給了書,他人就跑不見了,現在也不知道在何處。”

看著美婦頗具無奈的神色,止鳶眼眸中的笑意更甚,“朱姨不必擔心,陳叔只怕去藥埔找師父喝酒去了。”

美婦杏眼一瞪,面上呈怒,言語卻嬉笑,“陳叔只怕又在外面學了什么三腳貓的功夫,一回來就跑去找你師父切磋,每次都被打得屁滾尿流,還不漲記性!”

止鳶似想到什么,眼中的喜色淡了幾分,唇邊的笑意卻絲毫未減。

她抿了抿朱唇,淡淡笑道:“師父寡言,我也寡言,所幸陳叔健談,陳叔心善。”

美婦聞言一愣,言語中竟有些緊張,“呸呸呸,陳叔那哪里是健談,明明就是為老不尊,聒噪的緊。”

說罷,朱榮向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著止鳶,面上的歡喜更甚。

她嘖嘖贊嘆兩聲,不禁侃侃而談,“我啊,就喜歡你這樣的,安安靜靜,漂漂亮亮,啥都不用說,就往那里一站就養眼的緊,更何況我們止鳶還這么能干!你可不知道吧,你是你師父這輩子唯一的徒弟,他從不收徒的!你可是不知道你師父當年有多厲害!打遍天下無敵手!要不是他……”

美婦突然意識到自己多嘴,說漏了話,想收回卻也來不及,只得尷尬的咳嗽了兩聲,做些丁點掩飾。

而止鳶也并未追問,一經多年的教導,聰慧的她怎會看不出自己師父的武功深不可測,她可以猜想的到,年少的師父一定武學奇才,人之嬌子。而現在的師父為什么論為閻皇谷藥埔里一個栽種草藥的小老頭,卻并不是她所關心的,她不在乎師父的過往,就像這閻皇谷里所有的人皆不在乎她止鳶的過往一樣。

止鳶看了眼朱榮,訕訕問道:“朱姨說少谷主來信了,信上說了什么?”

人家給了臺階,哪有不下的道理。

朱榮輕拍腦門,說道:“哎呀,對對對!我怎么把這事給忘了。”

暖栗子(作者)說:

我覺得自己是個騙子,每次都說要好好寫文,每次都沒做到

投訴 捧場600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