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盜亦有道

作者:檬小檸? 更新時間:2018-10-11 11:04:19? 字數:2043字

“去去去,拿了東西就趕緊走。”身穿精細棉布衣裳的小廝鼻孔朝天十分不耐的說道,“再不走,仔細你的皮,這兒可是長平侯府,不是你這樣的小叫花子隨便能來的地兒。”

齊蓁蓁被推搡的踉蹌了幾步,她始終低眉順眼的,叫人看不清模樣。

身上的衣裳漿洗的發白,散亂的頭發有些泛黃,抱著包袱的手上青筋凸起,細長的手指一點兒美感都沒有。確實,跟京城西市那邊兒隨處可見的小叫花子沒什么區別。

見那朱紅色的厚重的大門合上之后,齊蓁蓁方才抬頭。

灰黃的小臉上一雙桃花瓣兒一樣的眼睛顧盼生輝,給她整個人平添了幾分神采。

“你就放心吧,答應你的事情我會做到的。”齊蓁蓁心中默道。

淡淡的光華自齊蓁蓁身上散開,齊蓁蓁腦中回響著原身的請求,“我的身體交給你,只求你護著這世間于我最重要的兩人安康。”

“放心,這便算是我占了你身子所付的酬勞吧。”不過是護著兩個人而已,于她這個曾經的傭兵界神話來說,實在不是什么困難的事兒。要知道機毀人亡之前她做的最后一個任務就是在多方勢力圍攻下保護一對祖孫。

齊蓁蓁把包袱一卷,往后背上一甩,在胸前打了個結實的死結,這樣便是加速趕路也不用擔心會丟了東西。

來時已經耽擱了很久,原身娘親病重,她要盡快的趕緊回去。西市是京城的貿易區,打聽長平侯府位置的時候她聽人說京城最大的馬市位于西市。在古代,良駒日行千里,趕路必備。

齊蓁蓁尋到馬氏所在,跟著那些買馬的人溜進馬廄。前世教她功夫的老頭子愛馬如癡,她也跟著學了不少門道。辨別馬匹好壞,對她來說,輕而易舉。一圈兒走下來,齊蓁蓁相中了一匹毛色油光水亮的棗紅色駿馬,馬蹄如碗口一樣大,這樣的馬,妥妥的日行千里的寶馬。

齊蓁蓁先是伸手摸了摸馬的鬃毛,用額頭蹭了蹭馬頭,又輕聲道:“馬兒馬兒,我急著回家,你能送我一程嗎?”

棗紅駿馬打了個響鼻,它很喜歡這個小丫頭身上的氣息,愿意親近她。

棗紅駿馬輕輕的回蹭了齊蓁蓁,表示自己的親昵。

齊蓁蓁松了口氣,前世她跟那些腦容量大的動物們溝通的能力還在,這真是意外的驚喜。

棗紅駿馬示意她解開韁繩,它愿意送她一程。

齊蓁蓁解開繩扣,想了想,從脖子上摘下原身一直帶著的小石頭掛在了拴馬樁上。雖然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但卻是原身珍視的東西。然后又在一旁的泥地上寫了幾個字。

輕巧的翻身上馬,棗紅駿馬嘶鳴一聲,竄出了馬廄。

馬市老板正引著人往這邊兒走,疾馳的駿馬迎面而來。

馬蹄高舉,眼看著就要踐踏到人了。

馬市老板大驚,傷到他不要緊兒,若是傷到看馬的人就完了,這可是護國公府的世子爺。

齊蓁蓁也有些驚慌,馬匹奔跑速度很快速,踏上了非死即重傷,她只想借匹馬回家而已,可不想搞出人命來。

可這時候已經來不及勒停了,慣性之下,馬匹只能沖的更快。

身著月白長袍的年輕男子往旁邊推了一把馬市老板,自己則是朝旁邊輕輕一躍,輕輕巧巧的騰出了地方。

好俊俏的輕功,齊蓁蓁回頭看了一眼,眉目如畫,人淡淡的站在那里就襯得周圍的一切都沒了顏色。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說的大概就是他這樣的吧?

“謝謝。”齊蓁蓁脆生生的道了一句謝,雙腿一夾馬肚,一人一馬疾馳而去。

顧斯年神色淡淡,若有所思的望著一人一馬離開的方向。

馬市老板一臉感激的道謝,“多虧了世子爺,不然小的剛才就沒命了。”

顧斯年收回視線,“走吧,田老板,去看看那匹馬。”

田老板抹了一把額頭,戰戰兢兢的回話,“世子爺,咱們要看的那匹馬就是剛才被人騎走的那匹,天殺的,也不知道是哪個小賊這般大膽,光天化日之下偷我的馬。”

這馬價值千金,他不遠千里從西域弄過來,為的就是賣給京城的達官貴人,狠狠賺上一筆。結果,迎來了大顧客,馬卻沒了,還有比這更倒霉的事兒嗎?

“那我明日再過來吧。”顧斯年淡淡的說。

“世子爺,明日并無新馬過來。”田老板一邊心疼自己的寶馬,心里咒罵著殺千刀的小賊,一邊恭恭敬敬地回應道。

顧斯年指了指地上寫的字——

“今日借馬兒應急,明日自當歸還。”

田老板嘟囔了一句,“哪兒有做賊的這么好心?”

顧斯年伸手從拴馬的柱子上取下一塊兒皮繩穿著的小石頭,朝田老板揚了揚:“盜亦有道。”

什么盜亦有道,當這是說書呢?他才不信進了口袋的好東西還會有人傻還回來。至于那石頭?河邊隨便就能撿到吧?不過世子爺相信,那他也相信好了,左右不過明天就能見分曉了。

田老板目送人離開,兩撇小胡子抖了抖,這般俠義心腸,龍章鳳姿,卻有斷袖之癖,實在是可惜了這等人才。

一路疾馳,總算是到了地方,齊蓁蓁翻身下馬,踮著腳摸了摸馬腦袋,朝來時的路指了指,那馬兒嘶鳴一聲,腦袋蹭了蹭齊蓁蓁的手,撒開蹄子又往回跑。駿馬識途,這種寶馬極為聰明,自會依著原路返回的。

至于原身那塊小石頭,也不知道那馬市的老板會不會給收著,以后得了機會她自會去問一下。

整了整衣裳,齊蓁蓁沿著村中小路往山腳走去。

原身是進山去尋野參,不小心滾下山坡,命在旦夕。她則是歸隱時候乘坐飛機遇恐怖分子劫-機機毀人亡的。她來的時候,原身的意識并沒有完全散去。

兩人達成條件,她代原身去求原身的祖母跟爹爹,求他們救救原身的娘親。雖說便是她不答應,這身體也能占據了,可齊蓁蓁從來不是欠人情的人,借著人家的身體重活,自是要報答人家。

檬小檸(作者)說:

疫情很嚴重,大家注意防護。 愿小可愛們跟你們的家人朋友都健健康康的。

投訴 捧場98938
返回頂部
IM体育赛事